首页   »  黄色笑话  »  一个已婚女人的魅力


我今年已经35岁了,10年前和丈夫结婚,丈夫是一个单位的负责人,人还不错,长得还可以,比我大2 岁,我自己在学校工作,在单位里算漂亮的,同事议论我是性感女人。我和古×是在QQ认识的,他30多岁,是个记者,那段时间在我附近一个城市,刚认识的时候,我们只是谈论些文学和社会的问题,一切都没有一点朝后面发展的迹象。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他不愿意讨论那段往事,我也觉察到了,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丈夫那段时间去南方进修了,我很寂寞,想去见他,一阵突然的冲动,我没有带任何行李,就来到了他的城市。 

我在一个宾馆住下,然后拨了他的电话,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有磁性而诱惑力。他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意外与惊喜,似乎如日出日落一般自然。在宾馆的房间里面,我们终于在现实中见到了,没有一丝的陌生,我们就如久别的亲人,轻轻地拥抱在一起。他的眼睛温柔而聪慧,我们平缓而柔和地吻着,抚摩着,他赤裸的躯体呈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甚至有许多的感动。 

没有太多的狂野,我们就如相爱已久的情侣,痴迷地感受着彼此的肉体相互摩擦带来的愉悦。当他插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俩都发出了一声满足的悠长叹息。 

尽管35岁的躯体已没有年轻女孩的嫩滑,已生育过的阴道也没有那么的紧凑,但是温暖滑腻的感觉和一阵莫名的温情却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快感。我们缓慢而有力地蠕动着,一阵阵的酥麻从身体的各个部分向四处散射,在浓浓的爱意中尽情享受着肉体给我们带来的无穷快乐,宛如千万年前旷野中一对野人情侣。他用有力的手搂住我的腰,我向后倾躲他,他去顺势将我搂在怀里他结实胸大肌紧贴着我的双峰,努力压我,嘴强吻我的唇,由于我后倾,他顺势吻我的颈子,手摸着我。他的手象有魔力,驱使我一下一下随着他的动作,他的吻热辣辣的,他的手碰到了我湿湿的内裤,他轻咬我的耳根吹过来滚滚热气「你好湿……别羞,你好美」我再也受不了了,双臂只想紧抱他坚实的背膀,分开双腿,闭上眼睛享受他对我全身的爱抚,他的一呼一吸和心跳。他解开我上衣的纽扣,「姐姐的黑蕾丝制乳罩好性感」「啊,我好热」他的手伸进乳罩,我的双乳被他缓缓揉热气使我的神经从胸部跳起来激荡我的大脑发混。他越来越用力抓我的乳房,然后,开始拿1捏我的乳头。我只觉得胸部好涨,乳头好尖挺,身体好热。「啊啊啊,好哥哥死劲抱抱妹妹」我的乳罩被掀开。「好美好白好酥软,小奶头是粉红的,好硬好有反映,奶子好大,这是我见到最大的。」我的一对白乳被一双手拿住由着他摇晃。「人家好害羞」随后心感受辱的我感到天旋地转头发昏。 

突然一阵微痛,他压倒我双手摸我的小腹,含着我的乳头不时地轻咬。我的胸腹每寸肌肤被他的唇烫咬由于乳罩我的乳沟好深,他给我的乳沟留下许多口水。 

「叫你姐姐好吗?」他的手抚摩着我的玉腿内侧,我又急又羞,但被男性抚摩的快感令我下意识轻轻分开玉腿,占据着我美臀的灼热五指趁势隔探到我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隔着内裤直接挑逗我的唇。 

我赶紧并拢双腿夹住他的右手,这令我更快感,我朝着我笑了。 

「我,为什么这么敏感。」「你坏,够,够了……停手啊……这可是没有任何男人没抵达过的禁地。」我羞涩地说。 

他的手溜进了我的内裤,抚上我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我隐秘的草地。我想用手去阻挡已来不及,他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我的桃花源头爱抚。 

随后,我分开我微微并拢的双腿。他的中指由我臀部的股沟往前探索我的伊甸园,中食两指感觉到我的蜜汁爱液已经渗透了透明的内裤,沾在我手指上又湿又滑,我指尖触摸到我已经沾满蜜水又湿又滑柔软的阴唇。 

我下巴靠在我肩头上沉重的喘着气,他食中二指拨开了花瓣,正要探入我温暖的小蜜壶之时,我身子猛然的颤抖,伸手隔着裙子压住他的手不让它蠢动。我气喘,压抑着眼神中的情欲:「不要进去,里面绝对只能属于你!」实际上我早被他吻得浑身发烫,呼吸有些急速,胸前那对诱人的玉乳更上下起伏跌宕不己,我不禁双颊绯红,如此般窒息式的拥吻、我有生以来尚属首次遇到。 

他已经将我内心的防线攻破。他似乎明白我的意思,又紧搂着我那香喷喷胴体,我实在喘不过气来、拚命摇摆以摆脱他窒息式的湿吻,「唔唔………唔唔……」。
 
如蝉衣纸薄的乳罩根本遮掩不了我那美得让所有男1人欲火沸腾的胴体:我的酥胸半露,淡红色的红樱桃几乎全抖了出来,一对修长亳无半点瑕疵的光滑美腿全露在外、还有我那粉嫩雪白、浑圆微翘起的玉臀、那个男人见了阳具不迅速勃起才怪呢!他撩开我的裙子,我的大腿内侧被舔。隔着内裤他开始进攻我的私处,我则双手昏昏的摸捏自己的乳房,小嘴不听的微张。他转过身,身下的小帐篷顶着我的脸,他舔我的阴蒂,淫水不停流出。这时,他的阴毛摩到我的唇,弟弟伸到我的嘴边。我拼命闻他阴囊发出的阵阵男人味,总算没吐。十分钟了,我的小穴被他的手指挑的又痛又痒,阴道被磨的火辣辣,总算体液很多。 

那儿的感觉最爽,他是最好的男人,他给我的接吻抚摩很舒服。做女人,我好满足。我决定作他的女人。我美丽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无力地软瘫下来,「唔」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呻吟。他吻遍了我的全身,却不触碰我的乳房和阴部。此时的我,已经熬不住我对我缠绵的折磨,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恩——恩——」的抗议声。 

他的舌头终于舔上了我的乳房。我的乳晕很大,几乎占了乳房的五分之一,哺育过的褐色乳头软软的突出,十分淫糜。他在我乳房吸吻,特别是在大片的乳晕上用舌头舔砥,我乳晕上立时乍起密密的肉粒!我不堪地呻吟,急切地挺起乳头寻找他的舌头。他仍然不直接触碰乳头,舌头只是时不时轻拂而过,点到即止。 

只见我乳头急速硬挺肿涨,犹如两颗熟透的美国提子! 

我实在不忍他再折磨我了,猝不及防间,他突然一口咬住我的大乳头,激烈吮吸挑逗起来!我被突如其来的触电般刺激击得全身颤抖他用不同方式和力度去把玩我的一双骄人的玉乳,他甚至用舌头在乳晕上打圈,用牙齿轻咬、慢磨我那突出变硬的葡萄、他甚至狂妄的吸吮着我那对饱胀和突出变硬的葡萄,阵阵乳香和乳液……时间随着彼此的喘息声中分秒溜走,他并不满足单单我雪白香滑的酥胸而已,当这对饱满圆润的玉峰被吸吮到又挺胀又突出时,他的手开始在我的胴体上四处游走,揉捏抚摸,它越过微鼓起的腹部。 

他仔细地用拇指按住那水汪汪而粉红色的裂缝,一阵子的轻刮搅弄,立即水花四溅沾满了手指,他细心放入嘴里品尝,扑鼻的女人肉香竟带着淡淡的甜味,他忍不住埋首在我两腿之间伸出他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我那两片肥美的花瓣和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汹涌而出的花蜜,我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他满脸满嘴都是和也沾湿他脸上的毛发。我这时达渴欲难耐的极限。嘴里说着:「我——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快——点——我——要——!」那声音是哀求、撒娇、还拌着哭泣。我的体内在沸腾,爆发的饥渴,在欲望中,呈现苦闷、焦灼、欲死还生的形象。欲焰狂燃的女人身体象火球般熊熊燃烧,圆润的肩膀和鼓胀的的胸前有些汗湿,阴毛茂密的下体,如泉水般滋润。我已经充分做好接纳他的准备,他握住玉茎狠狠的插入,「啊!好——深——一点——用力——喔——!」我正处在欲望的高峰,我的声音在颤抖,我的身体在扭曲,我的花蕊深处也在微妙的变化。 

本来柔软温暖的花蕊,随着激情燃烧而发烫,吸着力大增,紧紧的套住他的玉茎。 

而在插入的瞬间,包裹着玉茎的内褶,呈现波浪起伏状态,在轻微的痉挛。 

他不停的抽插着,我那滚烫如火球般燃烧的花蕊,不停的痉挛,终于达到了高潮,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狠狠的一顶,也使我的快乐达到了顶点。 

一股滚烫的燃浆,喷射而出。他紧紧的抱着我,全力的将精液射出。 

当我们的喘息都已经平息,霍然发现,我们的眼中,竟然都充满了泪水。 

我们长长地拥抱着,细细地叙说着我们的思绪。一切都已如昨夜的长风,掠过大地,翩然而去,除了在我心中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半年后,她去了另外一个国家,从此,我们就只能生活在彼此的记忆之中了。尽管故事很短,却让我明白了,女人的美丽,不在那娇媚的容颜中,也不在婀娜的躯体中,而在那成熟的温柔中。也让我明白了,性爱的真正魅力,不是那狂野的激情,不是那动物般的插入与抽动,而是那酽酽的如酒的温情与相互拥有的那种感觉。 

尽管都不是永远的,但却是最令人心醉的。前日偶尔来到这个站点,发现上面的文章,绝大多数,无外乎是一群人,在毫无逻辑地炫耀着自己的性能力与性魅力,或者是在书写着一些变态的性行为。 

我在这里想说的是,男人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虽然我不赞成柏拉图式的纯精神恋爱,但你们所描叙的那种动物般的性行为,难道是真正的情爱吗?那只能叫做交配。摆脱了生殖功能的性行为其实是男女之间相互表达爱慕的一种方式,就如深情的眼神,温柔的笑容和甜蜜的吻一般,只不过性爱是最尽情的一种方式而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