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催眠网络


西元2017年,网路的发展已经到了将「虚拟实境」广泛应用在各方面上。 

就像我就读的高中,就是应用虚拟实境在功课上,以效果来说确实是比老师在课堂上说破嘴要来得好。 

只是,也会有无法吸收的学生在……我算是其中之一吧。毕竟将精神都用在玩电脑和网路游戏上,就连青梅竹马的她也是对我不抱持期待。[HIDE] 

我的名字是天空明,是森野高中的二年生;至於我的青梅竹马光野真名,则是从幼稚园就住在隔壁的,有着一头红色短发的活泼美少女……如果我的眼光没有异样的话。 

不过我还有另一个身份:骇客。不过并不是那种人人喊打的恶质骇客,而是定时测试各大厂商有无安全漏洞,或是测试新版软体的BUG等等……。基本上现在已经满多人去从事这样的行业,而且那些厂商也会给我们经费来堵漏洞或DEBUG,所以说好赚,也确实是有办法单靠这一个技巧来生活就是。 

事情,是发生在午夜的一场网路讨论会。 

那时候,因为目前广泛使用的OS正开放新版测试,所以我们这堆人自然也就会常聚集在一起讨论起来。只是讨论到後面,常常就会跑题。 

不知怎麽的,突然有人提到了关於「催眠」-虽然说实际上大多是在谈相关的情色文章或是情色游戏,不过我却不由自主地往另一个方面想。 

将催眠的技术应用在虚拟实境的话……? 

因为这样的动机,我开始狂找1关於催眠的书籍资料。在花了一整个星期日的时间之後我发觉到,所谓的催眠,其实可以简化成「将资讯输入到潜意识」的一种动作。 

以前就有电影院将可乐的资讯安插在电影中,以数十秒分之一的速度在萤幕上「闪」一下,结果就让当时可乐的销量暴增百分之五十以上……姑且不论数据对不对,不过这个手段後来就被禁止了……。 

当然,我不会作得如此明显,而且这对我来说还只是理论阶段,还得作实验成功才行。 

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程度,才是一个骇客应该有的礼仪。(不过这只能管到有良心的,恶质的就只能请他们自求多福了。)而我身边唯一可以找到的实验对象……就只有我的青梅竹马了。 

----详细的程式写法与侵入方式我不方便在这里说明,总而言之我将程式藉由之前帮她修电脑时植入的後门程式放进去,然後藉由虚拟实境的启动时同时启动……之所以设定成这样,是因为虚拟实境本身就是个「催眠视觉」的程式,在相辅相成之下效果会更加地显着。 

当然,因为是实验,程式的植入必须分许多次进行-不过好在她对电脑是一知半解,而且加上我还是电脑专家(尤其是骇客方面),她对我说的话还真是深信不疑呢。 

而为防连我自己也中奖,除了程式码上有追加对特定人士的回避外,我自己戴的眼镜上也有做出回避措施。这样在往後使用虚拟实境学习时,才不会出状况。 

然後,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之後的某个晚上……。 

正当我在二楼的寝室处理着安全漏洞的报告时,窗户传来了轻轻的敲打声。 

我停下敲键盘的手:「怎麽又从窗户进来啊?」「唉唷,这样比较快嘛。」随着声音,短发的少女穿着便服从打开的窗户爬进来-是真名:「还在忙电脑啊?」「不忙没钱可以赚啊,我又不像你,父母都在家。」我的父母在去年就移民到美国了,我是因为还有高中要读才没有跟着被踢过去。 

「唉呀,我现在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啊,你忘了我爸妈上个月才出差,起码要年底才会有回来的时候吗?」真名一边说,一边大力地坐在沙发上-随着身体的动作,我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胸部在衣服内剧烈起伏着。 

她并没有穿内衣。 

「好啦,今天又要借什麽漫画?嗯?」她会爬窗户到我房间,通常也只是借漫画回去看而已。 

「嗯,不过我想看看再回去,可以吗?」她一边说,一边从我旁边的书柜里拿出一本漫画,就坐在我的床上看起来了。 

不过她拿的漫画……是成人漫画。 

我将椅子反过来作,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心情,看着接下来的演变。 

不出我所料地,才经过五分钟多,她的脸颊就出现了红潮,胸口有着明显的起伏;再过几分钟,她就空出一只手开始不规矩地,隔着衣服在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胸部摸够了,手指便往下移动,拉开了牛仔裤的拉链,露出了粉红色的私处,然後就用手指不断地在小红豆与私处之间游移着。 

她连内裤都没有穿。 

「啊……嗯……喔……嗯……」她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加快手指移动的速度,私处也开始渗出透明的液体,甚至滴落了床单,在床单上出现了水痕。 

半小时後,她突然弓起身体,全身像是抽筋般地僵直後,就整个人靠墙摊在床上喘着气,显然是达到了高潮。 

「你最近常常自慰吗?」我语带好奇(其实是明知故问)地问道。 

「嗯,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这一个月心血来潮就常常自己来……」喘着气,她显然没发觉到自己竟然在我的面前自慰。 

「很舒服吧?」「嗯,是很舒服,不过我想要更舒服一点……」她指了指手上的情色漫画:「老是自慰都腻了,让我尝一下做爱的感觉好不好?反正你是男的嘛……」她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拨动着自己的私处,一副诱惑我的模样。 

「要我帮忙可以,不过你总得做点表示吧?」「唉唷,真小气……」她一边嘟囔着,一边起身走了过来;而我也将椅子坐正,就这样看着她拉开我裤档的拉链,将我那已经涨的过火的分身拿出来:「唉呀,还真大呢……」她赞叹完後,便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分身,虽然生疏,不过对於还是第一次的我,远比自己自慰还要冲击着我的感官。 

结果令人泄气地,才三分钟我就将精液喷在她的脸上。 

「嗯……有点腥,不过还满好吃的……」不在意自己的脸和衣服都被精液溅到,她品嚐着我的精液,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在她把脸上的精液都舔完後,又回过头继续舔着我的分身,直到我的分身又再度坚硬起来为止:「唉呀,和漫画上说的一样耶……」赞叹完後,她便把牛仔裤脱掉,露出了有着些许阴毛的私处。 

她正想连上衣也一起脱掉,我连忙制止:「就这样上来吧。」「嗯,好啊。」对於我的提议,她显然十分同意-她轻握住我的分身,双脚一跨坐在我的身上,将分身对准她自己的私处後,就将屁股慢慢往下沈,让我的分身钻进她的体内。 

「呜……」毕竟是第一次,在我的分身钻进她的私处时,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些许的鲜血从交合处渗出些许-这是她还是处女的证明。 

直到她整个屁股坐在我身上,让我的分身进入了一个紧到会让我打咿索的温热的洞後,她才松了一口气:「哈、哈……没想到还真有点痛……不过现在应该没问题了。」「辛苦你了。」我擦掉她因为疼痛而漏出来的眼泪後,就用吻来安慰她-而她也十分高兴地,用更激烈的舌吻来回应我的安慰。 

而随着下体开苞时疼痛的逐渐消失,她的屁股也开始扭动着。 

「想要了?」我离开她的嘴唇,问道。 

「别、别问了啦,快点……快点赐与人家快乐……」她开始恳求我,屁股也开始时而上下,时而左右摇摆动着。 

「那,自己动吧。」「喔、嗯……」听到了我的话,她开始尝试将屁股大幅度地上下动着-显然刺激太大的关系,她每动一次身体就会直颤抖好几次:「啊啊……好棒……身体……停不下来了……啊……阿明,早知道我就早点找你了……」我没继续说话,只是拉起她的衣服,让没有胸罩保护的胸部露出来,并用双手玩弄着。 

「啊啊……阿明,胸部、胸部好舒服……」她紧抓着我的肩膀,屁股不断地起起落落。 

「以後你就常常来让我玩吧……」「嗯,好啊,我要给你玩、我要让你玩……」在接近高潮的冲击之中,她只能盲目地回应我的要求。 

兴致一来,我抱起了她,将她放倒在床上。在我开始抱住她的脚猛力冲刺时,她也高兴地双手撑着床,不断地用屁股来回应我的冲刺。 

在几近半小时的肉搏战後,我和她几乎同时间大叫着,在她全身僵直的同时,我也在她体内放出了我的第二发精液。 

在极度的疲累之中,我和她互拥,沈沈睡去。 

--张开双眼,就看见她那安稳的睡脸。 

看来这一个月的渐进式催眠相当有效果,让她能够完全无视於贞操的观念,就这样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内容?抱歉,无可奉告。 

要开始正式进行计画了呢?还是继续在她身上试验呢?正当我考虑时,她带着细微的哼声,醒了过来。 

一看到我醒过来,也不管我的分身还深埋在她的蜜穴里,就撑起上半身说道:「你已经醒来啦?」「是啊……」我一边说,一边双手依然不知足地在她的身上移动着。 

「不要啦,痒死了。」她口里这样说,身体却没有任何阻止我的动作,甚至於我还可以感觉到从她的蜜穴传来的挤压感。 

「……要吗?」「来啊,谁怕你。」脱掉了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休息一晚後的她,「性」致也很高昂。 

就这样,我们两人又在床上玩到了中午,才爬起来准备中餐。 

看着只穿着围裙的她,在厨房帮我做菜的样子,我有一种满足的感觉-不管是现状还是程式的成功。 

我趁着她在做菜的时间,回到房间电脑前检查着这个还没命名的程式。 

「嗯?这个是……」看到一半,我发觉到程式里有个选项我竟然忘了关。 

一般的木马程式都具有随网路扩散的机能,而我们骇客为防程式被滥用,这个机制通常都会关闭或是拿掉。 

不过很显然地,我在写这个程式时,忘了加入关闭扩散的选项……。 

现在共享软体的发达,连她自己也装了一分类似的软体,这麽一来,那个程式恐怕已经随着共享软体而复制出去了吧。 

对於一个尚未完成的程式而言,这可不是好现象。 

但是要挽回的话,就必须制作清除软体……那就等於是让我全盘招供了,我还不想把自己的工作给搞掉。 

看来只有静观其变了……而且我这边的程式也得继续改良才行。 

「阿明,煮好罗。」楼下传来她的呼唤声。 

----在度过了充满性慾肉慾的一天後,第二天星期一的早上,一到学校我就被英文老师找过去调整虚拟实境的相关设定-毕竟英文成绩不好的我,只好用这招来争取过关的机会了。 

不过当我在检查程式时,却发觉到主机端电脑的程式里,「果然」也有我所写的催眠病毒。 

要解?不解?那一瞬间我的思绪停在这个选择上。 

「怎麽了?」英文老师或许是看到我的异状吧,连忙跑过来询问。 

我们班的英文老师「玛莉亚.阿兹.雷」是个留日的美国人,有着一头金色的亮丽长发,不过对於电脑是属於那种一知半解的人,所以我才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电脑好像中毒了,光靠电脑内的扫毒软体好像清不掉的样子。」我这句话一半是实话。 

「唉呀,这真糟糕……」玛莉亚老师并没有显得特别慌乱的模样:「那,就像上次一样好了……网管那边我会去说明的。」老师说的「上次」就是直接连到我的电脑进行远距离扫毒,虽然後来网管抗议,但是在玛莉亚老师以及其他同好的保证之下,到後来不单单不了了之,反而让我成了特例,变成「暗黑网管」般的存在。 

更何况,这间学校的网管基本上只比玛莉亚老师的等级要高一点而已,毕竟这种「免费打工」对於对电脑有高知识的专家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要素。 

当然,我所做的确实是「扫毒」-不过是将主机里的旧档案置换成新档案。 

接下来就看实验的效果了。 

----很快地,又经过了一个月。 

今天又是利用虚拟实境教课的时间……说穿了,除了数学和体育之外,几乎所有的课都或多或少用上了虚拟实境。就以我个人的感觉来说,有点泛滥。 

不过这倒也间接造成了我的实验之成功-当然网路的自由分享泛滥也是主因。 

这段时间以来,我自然又继续在我的实验上加料直到我满意为止。 

而成果,就像现在一样,我坐在某位女同学的面前桌子上,而我面前的女同学两眼呆滞,呆呆地坐着,原本戴在脸上的3D面具也拿了下来放在一旁。 

而我的分身,正大棘棘地展现在她面前。 

我在催眠程式里加入了关键词,这样可以让他们的生活作息和平常一样,以避免他人注意。 

现在可以说整间学校都处於催眠状态之中-关键词和指令可以利用广播,以人类听不到的频率发送-当然这还得先摆平负责广播的老师与学生。 

「我一拍你的肩膀,你就会醒过来。」我轻声地说道:「你醒过来之後,你会想要去用嘴巴去舔食着你面前的东西,而且我所说的话你都会照做。记住,不要用到牙齿咬,你才会有可口的果汁可以喝。知道了就点点头。」在我的暗示下,少女轻轻地点点头。 

确定之後,我拍拍肩膀,她原本呆滞的眼神立即恢复正常。她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用手轻轻地捧起我的分身,然後用舌头轻轻地舔着,就像是在舔棒棒糖一般。 

「来,用口含进去,然後将头前後摆动。」在我的指示下,少女张开嘴将我的分身含进去後,便努力地将头前後摆动,以口来套弄我的分身。 

我并没有对她的身体做出任何动作,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服侍着我的分身。 

过了十几分钟後,我感觉快要射精了:「要、要出来了。」我虽然这样喊,但她显然已经含上了瘾,完全没有离开的迹象。 

就这样,我把精液尽数射进了她的嘴里,而她并没有被我射出的精液呛到,十分有技巧地将我的精液全数吞了进去。 

等她吞完後,我好奇地问道:「你以前有做过口交吗?」「嗯……我的男朋友有教过我……不过已经和他分手了。」她诚实地说道。 

事後,我让她恢复催眠状态,只是我还是让她记得她有帮我口交,唯一的改变:这是在虚拟实境里的场景,并非现实。 

接着,我利用网路的远隔遥控,利用广播解除学校学生的催眠状态。 

看着她恢复後,那一副红着脸,带着害羞与满足的模样,让我更加确定实验的成功。 

下课後,我快步地往保健室移动-因为在那边还有一个测试在等着我。 

来到保健室前,我敲敲门:「我是天空明,我要进来了。」「啊,请进。」里面传来的是女性的声音。 

「谢谢。」得到允许,我就打开门进去保健室-只见保健室的老师依川星子正和另一位女同学谈天。那位女同学也是我熟悉的人,是学校前几名的校花,同年级隔壁班的「佐藤千鹤」,是个有头亮丽黑色长发的美少女,还是茶道社团的社长,不过因为有点贫血,所以时常来保健室报到。 

我还没等老师问我,我立即以关键词让我面前的两人陷入了催眠状态。 

「听的到我的话吗?」「嗯。」「听到了……」「等你们从催眠状态醒来时,你们会忽略我的存在,但是依然可以听到我的声音,而你们也会听从我的话,并视为你们的想法,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因为我所说的话就是你们所希望作的……知道的话就点一下头。」两人点了点头。 

「你们一听到我的拍手声,就会从催眠状态醒来……」我一拍手,两人立即恢复原状。 

恢复原状之後的两人,完全没发觉我的存在,继续谈笑风生。 

「现在,你们会觉得房间很热,但是你们完全不会想到要开窗户,而是一件件脱掉身上的衣服。每脱一件,你们就会凉爽一点,但随即你们又会感到闷热,而继续脱掉身上的衣服。直到赤身裸体为止,你们才会感觉到舒服。」我一说完,千鹤首先有了反应:「老师,好像……有点热耶……」「嗯……空调好像有点问题……」依川老师也露出了有点疑惑的表情。 

现在时节是六月,可以说是不热不冷的时期,所以空调也只是开送风而已。 

「那我把上衣脱掉看看会不会凉一点好了。」「那我也脱掉上衣好了。」就这样,两人不约而同地把上衣脱掉,露出了胸罩-千鹤的胸罩是常见的白色,老师的胸罩则是肉色的。两人的胸部在胸罩的衬托之下,看起来都有起码D罩杯的实力。 

「嗯……还是有点热耶……」这次有点不耐的换老师了:「连裙子都脱掉好了。」「我想也是……」接着两人站起来,就把裙子脱掉了-现在的两人就只穿着内衣内裤,还可以看到两人的阴毛隐约地在内裤里显现。 

「……不行,还是有点热。」这句话刚说完,老师就站起来,索性将内衣内裤全部脱掉-顿时赤身裸体的依川老师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拥有着D罩杯实力的胸部在去除胸罩的覆盖後,露出了完美的外型。 

脱光衣服後的老师,露出了舒服的表情:「这样总算凉一点了。」「那我也……」看到老师把衣服脱光後,一副舒服的模样,千鹤也跟着照做,不久一副年轻的裸体也出现在我的面前-也许是因为千鹤身形比较小,所以胸部看起来还比老师的大了一点。 

千鹤在把内衣内裤脱掉之後,也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啊,这样就凉多了……好舒服喔……」「……千鹤同学还是处女吗?」「嗯。」没有意识到是我的询问,千鹤点了点头。 

「等一下你们会发觉到我的存在,但是你们并不会认为在我面前裸体有什麽不对,因为你们觉得这样很舒服。然後老师会要求我帮你替千鹤上一场性交的课程,你们不会认为这有什麽不对,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我话说完後,老师转过身来望着我:「对了,天空同学要帮我一下吗?有件事要麻烦你。」「可以是可以,不过是什麽事呢?」我知道这是明知故问,不过还是得装一下。 

「因为千鹤同学想要知道怎麽做爱,所以得麻烦你实际示范一下。来,先把衣服脱下来吧。」「啊,好的。」在老师的吩咐下,我将衣服全数脱掉,就这样三人就一丝不挂地同处一室。 

因为在我进来之後,我就随手把门锁起来了,所以不怕会有人闯进来,而且现在学生大概也下课跑光了,也不会有人靠近这里……即使真有人进来,我也有办法处理。 

「那我就先示范一下好了。」老师让我坐在椅子上,说道:「等下千鹤看我怎麽做,你就照着做就好了。」「是的,还请老师多多指教。」千鹤一副拭目以待的模样,显然把做爱当成了一般的课程。 

「那麽……首先,这是口交。为了让男人的分身可以进入我们的阴道里,所以必须给予必要的刺激。」解说完後,老师便把我的分身给含进了口里,开始用口套弄着我的分身。 

「哇……这样的东西,可以含进嘴里吗?」千鹤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哈……含不进去的话用舔的也可以,总之只要给予刺激,让分身硬起来就可以了。当然如果可以让他射出来的话……」听到千鹤的疑惑,老师特地先把我的分身吐出来解释着。 

「射出来?」「嗯,就是男人的高潮。男人的精液还是养颜圣品喔,可以吃的。」解答完後,老师又继续地刺激着我的分身。 

不过,老师啊,是谁和你这样说的啊……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因素而被搾乾啊。 

吞吐了好一阵後,老师才把我的分身吐出来:「来,千鹤,你自己来试试看。」「啊,是的,老师。」听到老师的吩咐,千鹤立即和老师一样,跪坐在我的跨下,然後用手握着我的分身:「唉呀,好热啊……」「来,看你能不能将天空同学的精液给弄出来。」「啊,是的。」听了老师的吩咐,千鹤立即尽可能地张大嘴巴,便将我的分身给含了进去。 

「别用牙齿,只要运动你的嘴唇和舌头……」在老师的教导下,千鹤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甚至於除了用口含之外,老师也教了许多关於口交的招式,千鹤也几乎是一教就会,彷佛天生就该为男人服务一般。 

只是,毕竟在早上就射过一次了,现在要我在口交的状况下射第二发出来,还真有点强人所难。 

不过老师也不是硬要我在口交的状况下将精液社出来,在看千鹤都会了之後,就示意千鹤停下来:「好了,口交的部分就这样,现在是正式的性交……天空同学,麻烦你来到这张床上。」老师一边叫我,一边自己就躺在床上,,打开双脚,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由你采取主动位可以吗?」「啊,是的,老师。」老师的命令我自然是十分乐意,来到床上,我顺势就抓住了老师的双腿。 

「对,就这样……你把身体往前推进,我来诱导。」老师起身握住我的分身,而我也照着老师的吩咐,将腰往前一挺,就这样进入了老师的蜜穴之中:「啊……没想到天空同学的东西还满大的……」「这就是……性交?」千鹤仍是有点疑惑。 

「嗯,当然不只如此。」微喘着气,老师继续解释:「因为我已经不是处女,所以那里不会流出血……虽然说第一次会有点痛,不过也只会痛第一次而已。来,天空同学,你将腰前後摆动,这样我就会更舒服了。」「是的,老师。」听到老师的话,我自然开始将分身前後摆动,而老师也开始露出淫荡的气息:「啊、天空同学的……这麽快就顶到了……啊啊……好棒……」近距离看着老师淫荡的演出,千鹤看的是脸红心跳,两手不知不觉地就往自己的密处移去,轻轻地抚摸着。 

由於之前就已经刺激过了,老师的蜜穴也有着让我直打咿索的蠕动感,在老师达到高潮的同时,我也不禁将第二发精液射进了老师的体内。 

「啊啊……射进来了……不管了,反正很舒服……」任由我把精液全数射进了体内,老师有的只是舒服的表情与满足的笑容。 

稍做休息後我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千鹤坐在地上,双手还埋在两腿里,一脸潮红。 

「唉呀呀……千鹤自慰到高潮了吗?」老师想要起身,却发现我的分身又开始硬起来了:「呵呵……天空同学,看到千鹤同学的样子,又想要了吗?」「对、对不起……」我连忙道歉-虽然也是装的。 

「没关系的。」笑了笑,让我从她身上离开後,老师坐在床上面对着千鹤,打开双腿,大棘棘地将蜜穴呈现在千鹤眼前:「这就是体内射精後的情况……虽然很舒服,不过除非你想要孩子或是安全期内,不然还是体外射精或是戴上保险套比较安全。」「……是的,老师。」千鹤的回答有点无力。 

「那麽,就请天空同学来和千鹤进行实地演练罗。上来吧。」在老师的吩咐下,我抱起浑身无力的千鹤放在床上:「会有点痛喔,麻烦请忍耐一下。只要放轻松就好了……」「……嗯。」也不晓得是害怕还是兴奋,千鹤躺在床上,就把眼睛闭上。 

我轻轻地抓着千鹤的双脚打了开来,这才发现千鹤的蜜处已经可以说是泛滥成灾了。 

我抓着自己已经硬挺的分身,先顶在千鹤的蜜穴口。 

「嗯……」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吓到,千鹤的身体抖了一下。 

「要进去罗。」「嗯。」在告知之後,我便将腰部往前一顶,分身竟然比我想像的,还顺利地进入了千鹤的体内。 

这一顶,千鹤整个人弓了起来,张大着嘴却吐不出一句话,过了快一分钟才又恢复平躺的模样,直喘着气。 

「会痛吗?」「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那里……有点涨……」「不会痛吗?」听到千鹤的话,我不禁往我们两人的交合处一看-确实有些许的血液渗了出来,千鹤应该是处女没错:「有血液……但是我没感觉到有顶破东西……」「我想千鹤应该天生就没有处女膜吧……也或许是薄到没有感觉而已。」老师想了一下後说道:「天空同学,你就先保持这样的姿势别动,等千鹤同学适应之後再开始动。对女生温柔才是好男人的表现喔。」「问题是好男人通常都得孤独一生啊。」这句话我倒是没做作-在网路上一1直流传着「当女生对你说『你是好人』的下一句,通常就是『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或是『我不适合你』等类似的分手文」这样。 

「唉唷,没人陪你,我和千鹤陪你就好罗。」老师指了指千鹤:「千鹤似乎开始舒服罗。」「天空同学……你能够……动一下吗?那里好像有点痒……」此时千鹤也开始要求我了,腰部也有明显的扭动。 

「对了,我顺便教个新动作好了。」在老师的教导下,变成了千鹤骑着我的状态,也就是男下女上的姿势:「这样你就可以自己动了。」「是的,老师……啊,里面……好涨……」千鹤一开始很勉强地将屁股上下移动,时间一久,腰部的移动不但不吃力,反而还越来越快:「啊啊、好棒……这、这就是做爱……腰、腰停不下来了……」「啊,千鹤同学的里面……好紧好热……弄得我好舒服……」「啊,谢谢、谢谢指教……天空同学的东西,也弄得我好舒服……啊~不行,好像什麽东西要冲出来了……」「那就是高潮的前兆喔……」老师满意地看着我和千鹤的淫乱行为:「天空同学,把精液深深地打进她的心吧……」「啊……不管了,我的体内,要塞满天空同学的精液……啊喔喔喔……要出来了……快点,一起……」「千鹤……嗯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在一阵狂乱的叫声之中,我和千鹤都达到了高潮-相对於我整个人脱力无法动弹,千鹤则是几乎保持着骑在我身上的样子,完全失神状态。 

等到我们都恢复了行动能力後,我再次让她们进入催眠状态:「等你们醒来之後,依然会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你们会认为这是一场成功的学习经验,但你们不会向其他人提起。而且以後只要我提出要求,你们都会十分乐意地接受我的要求,因为这是十分舒服的学习……」「是的,十分舒服……」两人依然赤身裸体,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两腿间还有着精液淫水乾掉後的痕迹。 

「那麽,明天学校见罗。」解除催眠之後,千鹤和老师一起拖着疲惫的身体各自回家,而我则是握着她们的内衣裤当胜利品,也高兴地回家好好休息一番。 

-一踏进家里,从厨房就传来真名的声音:「回来啦,等一下就煮好罗。」「谢谢喔。」我将书包放在沙发之後,就往厨房走去-此时的真名,全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条围裙,正在快乐地帮我煮饭。 

现在的真名并没有埋入「关键词」,不过在之前的催眠程式渐层洗脑下,只要家里没有外人在的状况下,就一定是赤身裸体,有时还会就这样光着身子从窗户爬进来,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而且对我可以说是百依百顺,我想就算叫他光着身子大白天逛大街,只怕她也会照做不误吧。 

不过,既然我自认有把她当作女朋友看待,那自然也不会让其他人有眼睛吃冰淇淋的机会。 

真名的性慾也出乎我意料之外,从吃完饭後的洗澡开始,她就用她的蜜穴一直「咬」着我的分身不放,直到洗完澡後的休息也不放过。 

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写作业了,只要专心地做着网管的工作就能够顺利毕业,也能继续待在学校里担任网管的工作。 

「让我生你的孩子吧。」骑在我身上,真名这样提议着:「我这两三天是危险期……」「危险期是一回事,你忘了我们家的遗传病了吗?」我苦笑着-我们家族的父方一直有着「精虫稀少症」的困扰,到我这一代虽然数目和常人差不多,但却都是无法受孕的「假精虫」,生育的机率几乎可以和零划上等号。唯一庆幸的是,我的性慾倒是可以号称「不倒翁」,有着平常人三到四倍的「勇猛」度,也因此才禁得起真名的压榨。 

就连我的出生,也是借助人工受孕才得以完成的。 

当我知道我也有这个遗传疾病时,还真差点没把老爸扼死。之後我也下了宣示-没後代不要怪我。 

现在父母在国外出差,有一半的因素也是准备再生第二胎,以及找出解决的方法。 

不过现在想想,我的蛋蛋怎麽有办法及时制造出这麽多的「无用物」啊……一天三四次的射出都还有剩。 

「好!那我要天天在肚子里塞满你的精液,我就不相信生不出来。」她一副「壮志豪云」的气概,我看了只是更多的无奈。 

此时,电脑那边传来了MSN简讯,我立即抱起真名坐在电脑前-是我的老网友,ID叫「莫非」的人,取的是男性ID,但实际上是女的(我曾经看过照片,长的还不赖,是个金发美女,看起来不到30)。 

她常常会自夸自己是外星人,拥有压榨男人的实力……当然我们这群人只是当作笑话看而已。 

不过会这样吹嘘自己性能力的女性还真的不多就是了。 

「以下档案是极机密文件,看完了就销毁吧,不是病毒,没事的。」随着这句留言之後的,是一个大约1MB的压缩档。 

「好,就和你拼一拼。」我笑了笑,按下下载钮。 

下载完後,我解开来看……是一个文字档,档名是由八位数组成的数字,一时间看不出什麽异状。 

我让真名抱着我继续享乐,然後我侧着头看着文字档的内容。 

但是看没几秒钟,我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内容所叙述的,是一连串关於「不老不死」的实验,而且竟然还有外星人参与。而且更糟的是,成员一览竟然有着我父母的名字! 

「这到底怎麽一回事?」我用单手以最快的速度打字询问对方。 

「就你所看到的这样。」她只回答这句话而已。 

看来只好硬着头皮看下去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先让发泄到一段落的真名先回家去休息,她虽然有点不愿意,不过也还是乖乖地从窗户爬回她家了……看她连衣服都不穿就往窗户爬出去,显然她来我家时也是没穿衣服吧。 

大大地吐了一口气之後,我继续看下去-里面的内容除了成员之外,就是相关的实验大纲,包含基因的修改在内。 

那些都不是我主要想知道的,所以直接拉到最後面……在结果的讨论之中,果然如我所料地出现了「性功能增进,但精子存活率极低」的字串。 

我果然也是这个实验的成品之一。 

此时,MSN讯息传来:「看完了吗?」「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正如你所看到的,就是这麽一回事。想知道得更详细的话,明天中午学校顶楼见吧。」之後,她就下线了。 

老实说,现在我的脑袋还一片混乱。 

此时,真名又裸体出现在窗户边:「我今天睡你这边可以吗?没你陪我睡我会睡不着……」「……那你要让我发泄一下吗?」「当然,我是你的嘛……」听到我的化,真名倒是十分慷慨:「不过你可要让我的里面都塞满精液喔。」「那是当然。」带着亟欲发泄出来的一股气,我抱住真名,往床上倒去。 

-我的分身还插在真名体内,但真名此时头歪了一个奇怪的角度,脖子上还有着勒痕,两眼依然张开,瞳孔却已经放大……我望着我的手,还不相信是这双手勒毙了真名。 

整个房间里,就只有我的喘息声。 

我不禁咒骂着自己,只顾着要发泄内心的不愉快,没想到等到我达到高潮时,才发觉到自己的双手竟然勒着真名的脖子……不行!我不能失去她!抱紧着她依然还有热度的身体,我的眼泪像是代表我的心情一般,不断地流着。 

反正我也不会是政府实验下的产品,就让我在黄泉路上陪着你吧。 

正当我有了这样的想法时,真名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 

动了? 

我还在怀疑是不是我的错觉时,真名的双眼恢复了原本的生气,接着就是咳了好几下後,抬起了头,看着流着泪的我,讶异的表情:「怎麽了?我刚刚怎麽了?你怎麽在哭呢?」真名活过来了! 

「不,没、没什麽……」我连忙擦掉眼泪,尽量装作完全没事的模样:「只是突然看到你晕过去,吓了好大一跳而已。」「是吗?我倒是做了一个梦呢……」不知何时,真名脖子上的勒痕已经消失:「梦见我在一条黑暗的路上,往面前的光点走去,但怎麽走就是走不到,然後就像是被往拉一般,我整个人直往後飞去,我就醒来了……唉呀,你的东西还这麽有精神啊……」「我已经够了,睡觉吧。」被这一折腾,我还真的有点累了。 

「嗯。」没有任何的异义,我们两人就这样抱着睡着了,我的分身也依然深埋在她的体内,让真名满足地睡在我的怀里,我也可以确认这并不是梦。 

真名死而复生,这并不是梦。 

----中午,我来到了学校大楼的楼顶,而在那里,一位金发飘逸的OL套装女子正背对着门,望着城市的风景。 

「来了吗?」没转过身,女子光凭门打开的声音就知道是我来了。 

「嗯。」听到我的回应,女子转过身来-确实是照片上的「莫非」,只是眼睛的颜色好像不太一样……是错觉吗? 

「你已经看过那个档案了吧?」「莫非」的声音十分地轻柔。 

「嗯。」「在那份报告里的结论是以失败做结束,但实际上依然有成功例子,只是因为实验里并没有把成长时间算进去,所以理所当然地也就被认为是失败了。」「是因为他们想要的不老不死,是即时性的吧?」「没错。」「那成功的那个人是谁?该不会是我吧?」我这句话其实早就说出了答案-如果不是我,「莫非」也不会找我来这里。 

「你应该知道的,不是吗?」「莫非」的眼神带着一种犀利的气息,让我无言以对:「完成的时间是17年,也就是现在17岁的你,已经拥有不老不死之身,你将以现在的姿态永远地活在这个世界……。」「但却会没有子嗣……对吧?」我尽力保持冷静,但内心里其实依然慌乱。 

突然地,我又想起昨晚误杀了真名後,真名却死後复活的场景。 

「那,和我交合过的女生……也会变成不老不死之身吗?」「嗯?这我们倒是没注意到。」看见她一脸怀疑,我便将昨晚的经过说了一遍。 

「……这倒是十分有趣。」「莫非」走到我的面前:「怎样?要不要贡献一点让我做一下研究?」「贡献?精液吗?」「嗯。」「莫非」点了点头:「至於代价嘛……你可以带着你喜欢的女孩子们,和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咦?」听到她的话,我一时还以为是不是听错了。 

「对了,我忘了你还不知道。」笑了笑,「莫非」说道:「这个世界再过一个月就会灭亡了,起因是地球自毁性的地壳运动与几近冰河期的天候变化。以我们的科技,这些事情都是可以是先察觉的。」「你……真的是外星人?」「怎麽?现在才相信啊。」「莫非」笑了笑:「不过也不是说我是外星人,我就得和你们长的不一样就是了。其实原本的实验,是只有我自己一人,在研究地球人和我们星球的人基因上的不同而已,却没想到被恶质骇客偷出了资料……。」「你也是……不老不死之身?」「嗯,不过只有我而已。我是因为曾经被吸进黑洞里,然後被吐出来之後,我就发觉到我身体上的异样了……」「黑洞?那不是只进不出的……」「不,黑洞在吸收物质某种程度之後,就会出现喷出的现象……以地球上的时间来算,只有短短不到一秒的时间。而对我来说,一进一出也不过一秒钟的事情。」说到这里,「莫非」将话题转了回来:「现在还是先办正事要紧……,等我们离开这里後,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慢慢说。」语毕,她一手拉开了我的裤档拉链。 

「等、这个……你真正的名字是?」「就是『莫非』啊,只是这是以地球话来说的。以我们星球的话来说,是『美拉雅莉』,你要叫我这个名字我也没意见。」她一边说,一边便把我的分身请了出来:「唉呀,还满不错的嘛……比我们星球上的男人好很多了。」发表完感想後,她开始口手并用地帮我口交。 

「好、好厉害……」她的技术连我都发出了赞叹声,屁股也不自觉地往前顶。她显然已经很习惯,随着我的摆动而改变着自己的节奏。 

「啊、不行,你这样……要出来了……啊~~!」快感比我想像的还要强烈,几乎在意识到要射出来时,精液已经射进了她的嘴里。 

「呵呵呵……量真多啊……」她不慌不忙地从衣服口袋里拿出试管,接了一部份精液起来後,也顺便将口里面的精液吞进肚子里後,说道:「味道还满不错的……有消息我会用MSN通知你的……虽然那对我来说其实没比较方便。」她话说完,又开始舔我的分身。 

「还不够?」「不,实验的话够了,不过我身体还没玩呢。」她舔了舔我那依然不倒的分身之後,就站了起来,拉起窄裙将内裤脱了下来後,就让我躺在地上,自己则是扶着我的分身,对准好後就坐了下去:「啊啊……真的比我想像的还要大……都塞满了……」「呃、这个……」她爽到,我倒反而觉得她的里面宛如会蠕动的小洞一般,每次的蠕动都在刺激着我的分身,光是忍住不射精就已经很吃力了。 

看来她在MSN上的大话是真的,一般人大概称不住一分钟吧。 

淫麋的声响不断地响着,她包覆在衣服里的胸部也大起伏地晃着。 

为了分开注意力,我伸手解开她衣服的钮扣,顿时有着E罩杯实力的胸部被胸罩包覆着,落在我的手掌心上不断地跳动着。我拉开胸罩,仔细地玩弄着她那已经坚硬的乳首:「唉呀,你喜欢玩我这里啊,那就让你玩个够好了……你的东西弄得我好涨好爽喔……」「啊啊啊啊~~~」「呜喔~~~」在极度的欢爱之中,我射出了象徵投降的精液,她也因此而达到了高潮,整个人就像失神一般地倒在我身上喘气。 

-「有空我会找你的。」丢下这句话後,美拉雅莉满意地离开了我面前。而我则是休息到预备钟响才下顶楼-没办法,这样的女人无论回味几次都不会腻。 

下午依然是运用虚拟实境的课程,不过因为美拉雅莉中午对我说的那些话,我并没有再继续试验我的程式,只是呆呆地在一直回想着……不,该说是计画着吧。 

只是直到下课钟响为止,我反而没有归类出一个结论出来。 

换做普通人,谁会相信这个世界一个月之後就会自毁? 

我到现在也还没完全接纳这个结果。 

不过,不管我相不相信,这个世界在一个月之後会毁灭,这是事实。 

到底该怎麽做才好呢?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想着这件事情,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公园。 

突然地,一种莫名的感觉在脑里冲击着,然後我看到了三名看起来就一副不良少年样的家伙,惊慌地从一旁的草丛里冲出公园。 

会不会出事了? 

难不成发生命案了吗? 

一想到这个,我连忙记住那三个家伙的大概面貌後,就往草丛里冲了过去。 

那里的草丛足足有半个人高,有人躺在那里的话,不过去看根本看不到。 

一如我的预料,确实发生了命案-但是躺在草丛里的人,却是我知道的人。 

是千鹤-只见她的衣服被扯烂,露出了胸部和沾着些许精液的下体,脖子却被利刃划开了一口子,血液混合着气泡滴落地面,还流着泪水、张开着的双眼露出十足的怨意和恨意。 

老天!怎麽会这样……昨天她还和我在床上淫乱地舞动着肢体,现在却成了被轮奸而死的屍体,倒在我的面前……。 

忽然,我想起了真名。 

因为我的发泄而被我勒死的真名,不也复活了? 

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我发觉到千鹤脖子上的伤口似乎小了一点……不对,是正在缩小,而且血液也没在流了。 

难不成,只要和我做爱过,甚至於被我体内射精过的女性,都会因此而拥有不老不死的力量吗? 

这是现在我唯一能想到的假设。 

我当然不是就这样看着她复活,我连忙拿起卫生纸,先清洁千鹤的身体,包含下体的精液和脖子上的血迹-而处理这些的时间里,脖子上的伤口竟然已经完全癒合了! 

清理乾净後,我脱下上衣铺在千鹤的身上。 

而这时,随着几声剧烈的咳嗽声,千鹤恢复了意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气管曾经被切断的关系,她一脸惊慌地看着我,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先冷静一下,没事了。」我尽力安抚她的情绪。 

「我……我……刚刚……是……」过了几分钟,她才有办法说话,只是有点沙哑: 

「对、对了,我被……我被那些人……」「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来的……」看着千鹤那惊慌的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他拥在怀里。 

然後,就是千鹤发泄情绪的哭声。 

大概经过了一小时有吧,只知道千鹤一直哭到黑夜了才停下来。 

看到她的样子,我突然有种想杀人的念头。 

要杀了那群败类……。 

「要不要先到我家坐一下?我家就住这附近而已。」「嗯。」对於我的提议,千鹤只是点了点头。 

-踏进家门,真名照往常一样地,只穿着围裙在帮我煮菜。 

「啊,回来了吗……唉呀,千鹤也在啊?」「真名……你怎麽穿这样?」看到裸围裙的真名,千鹤一副十分惊讶的模样。 

(糟糕,都忘了真名的事情……)我正在想着要不要用催眠术时,真名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反问道:「煮菜时穿围裙没错吧?」「是没错,但是围裙下……」「唉呀,家里根本不需要穿衣服的啦,这里又没有外人。」很显然地,真名并不把千鹤当外人。而事实上,真名和千鹤是同班,感情应该也很不错吧。 

「这样啊……」对於真名的开放,千鹤倒也无话可说,只是难免惊讶。 

「你先去洗洗澡吧,这样也会比较舒服。」「对不起打扰了。」在我的提议下,千鹤就在真名的带领下去浴室洗澡了。 

至於我,当然是先享用真名煮的晚餐了。 

「唉呀,别吃的这麽急嘛……今天还有千鹤在呢。」真名没多久也从浴室出来,和我一起面对面吃晚餐:「不过千鹤身上是发生了什麽事?身上披着你的衣服不说,她自己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事情是这样的……」我将大概的经过说了一遍,除了千鹤是「死而复活」之外。 

「……男人果然都没一个好东西……除了我最爱的你之外。」真名说道:「她家现在大概也没人吧,父母离异之後,她就自己一个人搬出来在学校宿舍住,虽然她母亲会寄钱给她,不过……」「这里省略,与其关心她的身世,我还比较关心她的现状……」我这句话才刚说完,就听到千鹤的声音传来:「我……没关系的。」转过身去,就看到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千鹤出现在我面前。 

「……真名,去拿一下我的衣服好吗?」「不、不用了。」对於我的提议,真名还没有动作,千鹤就说道:「真名可以的话,那我……应该也可以。」说完,千鹤就把身上的浴巾拉掉,展露出赤裸的身材。 

顿时我一时语塞,只有让她就这样光着身体和我们一起吃饭。 

也许是太害羞了吧,抑或许第一次这样地光着身子在她人的家里,千鹤吃起饭来安安静静地,不时还会偷看我们的吃相,看起来真的好可爱。 

吃完饭後,真名和千鹤一起洗碗,而我则是趁空去洗了个澡。 

不过我洗到一半,背後的门就被打了开来:「我可以进来吗?」是千鹤的声音。 

「你不是已经洗……啊?」我还没把问题问完,千鹤柔嫩的身体已经贴在我的身上:「让我……住在这里好吗?」「可是你不是有宿舍……?等等,你在公园的原因,不是为了要来我家吧?」「……嗯,昨天保健室的事情,我没办法忘记。」「千鹤……」「我知道真名是你的女朋友,不过真名刚刚和我说,不介意和我一起当你的女朋友。」千鹤的声音越说越小:「所以……」「说不定以後不只你们两位喔。」「那不错啊,我都开始担心光我一位能不能让你满足了。」真名的声音在门口传来:「我也来一起洗吧。」「唉……我知道了,随你们便吧。」虽然不想惹上麻烦,不过我也不想让千鹤伤心-尤其是目睹她死而复活後。 

-坐在床上,千鹤用她的蜜穴夹着我的分身,双脚毫不放松地夹着我的腰,像是发泄一般地在我的身上狂舞着身躯:「再来!再来!啊……好棒……」而真名则是拿着不知道何时买来的按摩棒,躺在我的後面玩自己的蜜穴:「呵呵……小明的东西很棒吧?」「棒、好棒啊……」千鹤已经爽到浑然忘我了。 

「啊啊……我这里好像也开始爽起来了……」受到千鹤的感染,真名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的样子。 

「啊啊啊……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呃,别突然……夹紧……」「我也要……我也要泄了……」就这样,我们三人一同达到了高潮。 

「啊啊啊啊……精液……射进子宫了……」千鹤无力地倒在我身上,但双脚依然夹在我的腰上。 

此时,玄关的电铃声响起。 

「我去开门看看是谁。」让千鹤有点不情愿地离开我的身上後,我连忙穿了件短裤和内衣後,就冲到了玄关开门。 

「请问是……唉呀?」一打开门,站在门前的不是别人,就是穿着白色套装的保健室老师依川星子-但是看到她的下一秒,浓厚的酒味就冲了过来,让我连忙捏着鼻子连退三步。 

听说最近依川老师正在打离婚官司……该不会是借酒浇愁吧? 

「嗝……对不起,我好像忘了怎麽回宿舍了……能让我在里面睡一下吗?」一股脑地将目的说完後,依川老师才往前踏一步,整个人就往前倾倒,吓得我不管她身上的酒味,连忙冲去抱住了她。 

「哇……」虽然老师并没有很重,但酒味却让我快受不了-从小时候到现在,我只要闻到酒味就很难受,可以说是滴酒不能沾的体质。 

我闭住呼吸,半扶半拖地将老师拉到了沙发上躺着後,就跑到浴室先冲冲自己的脸,让酒味造成的冲击减轻一点後,就拿着湿毛巾走出浴室,折成长条状放在老师的额头上,让她因为酒醉而头晕与头痛的症状能减轻一点。接着我又从冰箱里拿出解酒用的饮料,准备等老师意识稍微清醒一下後再给她喝。 

之所以我会大略知道解酒的步骤,是因为我老爸就是个酒鬼……正确来说,老爸酒量不好却很喜欢喝酒,不过原本很大男人的老爸一喝酒,就变成了小猫咪,乖顺地会让不认识的人吓好大一跳。看惯了老妈帮老爸解酒的场景,我也就渐渐地学了起来。 

「……啊,谢谢。看来我真的喝太多了……」稍微舒服之後,依川老师带着歉意地说道,一手接过我手上的解酒饮料:「看来我真的没资格当老师……」「每个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只是用酒来发泄总是不太好,又不是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因为酒味的关系,我坐在她的对面沙发上。 

「说的也是呢……但是我也只能想到这个方法发泄而已。」「……因为离婚的官司吗?」我开明见山地说道-这个在学校里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事情了。 

「是啊……今天判决下来了。儿子被判给了那个见一个爱一个的家伙……虽然财产我还可以分得一半,但我更在乎的是我花了十个月生下的儿子啊……」说到这里,依川老师不禁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据我所知,依川老师的丈夫是个贸易公司的经理,但因为生性风流,所以才让依川老师忍无可忍地提出了离婚官司。 

我不知道该说什麽……或者该说,我担心说出不该说的话,不但无法安慰依川老师,反倒弄巧成拙而出现无法预料的情况。 

「……好!」突然地,依川老师抓住了原本放在额头上的毛巾,大叫着:「那我也来搞外遇好了!反正现在的我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看来老师还在醉。 

不过更让我惊讶的还在後面-只见她一口气把手上的饮料喝完之後,就站了起来,不顾自己还有点摇晃的身体,指着我就说道:「你!就当我的情夫吧!」……果然还在醉。 

或许是认为我以为她在开玩笑,依川老师竟然开始将身上的衣服脱掉:「不相信的话,那我就用身体来证明好了。」「等、等等!」我连忙阻止她-开玩笑,姑且不论我会不会和她真的做起爱来,万一老师酒醒後翻脸不认帐,还真不知道会衍生出什麽事来……虽然说在她身上的催眠效力可以让事後的冲突变成零,但我说真的,能不用就不用,因为即使可以去除後遗症A,但说不定又会出现後遗症B……到时就真的没完没了了。 

「等?等什麽?又不是没做过。」不理会我的阻止,依川老师将身上的衣服脱的一乾二净,露出成熟的裸体。 

「我……我上去睡了。」我想溜,但这时的我却因为酒味的影响,身体的反应出乎意料之外地慢了许多。 

「别逃!」老师一扑,便把我扑倒在身後的沙发上,三两下就把我的衣服脱的精光:「唉呀,你这里早就很想要了嘛……」发现到我股涨的分身,二话不说老师就坐了下去。 

「啊呃……」从分身传来的舒服感让我叫了出来。 

「呵呵,你叫的声音还真好听……」老师像是发狂一般地不断地上下运动屁股,狂笑的表情让我第一次感觉到「被强暴」的感觉。 

……好讨厌的感觉。 

----「所以老师才会睡倒在这里?」听了我的解释之後,一旁的真名以疼惜的表情看着睡眠不足的我:「辛苦了,还得劳动你的身体来安慰老师。」「……别说了。」我说道:「现在还是先准备上学吧……对了,真名你那边拿套衣服给她穿吧,总不能让她裸体走回去吧。」「我知道了,还要顺便带她到我家对吧?」真名接着说出我想说的话……不愧和我是青梅竹马:「被多嘴的人知道这位校花竟然从你的家里走出来,大概会闹的满天风雨吧。」「那就拜托你了。」「嗯,那千鹤,就麻烦你委屈一下和我从窗户爬到我家吧。」「嗯。」在真名带着千鹤,在裸体的状况下爬窗户到真名家之後,我连忙穿好制服,在书桌上留下「醒来後可以用浴室和厨房……」等字句後,就下楼将老师脱下来的衣服都丢到洗衣机里好好地洗洗(酒味好重)。 

接着,我就出门和已经换好制服的两人会合後,带着点担心往学校的方向前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