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在别人身下喘息呻吟_快播电影最新色哥哥,哥哥色情电影网站 
首页   »  淫色人妻  »  妻子在别人身下喘息呻吟


夫妻之间,不管丈夫有多帅,妻子有多美,性生活有多和谐,时间久了,总会倦的,总会慢慢的缺乏了以往的激情!无法否认,我和妻子之间也一样!结婚几年后,特别是有了小孩,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便渐渐少了起来,就算是有,也像是彼此敷衍似的,没有多少前戏,勃起,插入,射精,然后自顾自的睡觉。

妻子其实蛮漂亮的,身材也很好,可是已经慢慢的失去了对我的诱惑力!最近两年,每次和妻子做爱,我都会在自己脑海幻想着正在操着别的女人,或是性感的同事,或是风骚的熟妇,甚至是丰满的友妻,只有这样的幻想,才会让我的勃起会更加的持久一点,但是渐渐的,这样的幻想也失去了作用,直到脑海里猛地出现一个情景:妻子被别的男人在干,这样的场景居然刺激的我兴奋不已,下体勃起的硬度和坚持的时间也比遗忘好上太多太多。

其实不必否认,相信很多的男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想法,暗里不停的幻想着妻子被别的男人强暴,交配,内射,以达到自己的性兴奋,可明里又觉得这种想法的阴暗和龌龊,可事实上,这样的男人并不少,甚至有的人已经这样在做。

有了这种想法,好几次我在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在她兴奋起来时就不停的问:

「想不想跟别的男人做爱啊?有没有被别的男人操过?」之类的问题,起先妻子总是白我一眼,还骂我「神经病」,问的多了,妻子便生气起来,问我为什么会问这么变态的问题,我便装作很伟大的样子来回答:「我觉得我们的性爱已经很平淡了,如果你在别人身上得到更大的性爱高潮,我是心甘情愿的,只要你快乐,我也就快乐!」妻子主动的回应着我,很认真的回答我:「我从来没想过被别人干,我这辈子就只被你干!你让我已经很满足了!」听到回答,感觉到妻子的真情,心里也便有些感动!可是事后再回味一下,就觉得不以为然,因为妻子在性上面总是缺乏主动,往往是我想了,才会给我,更有时候是要上几次,才勉勉强强的敷衍我一下,而且也很少达到过高潮,不像年轻的时候,每一次都能来几次高潮,很兴奋的时候又喊「救命」又喊「我被你干死了」之类的言语,这才是真正的高潮,喊出的话语也是情不自禁的!那时候便不免想,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丈夫没有性要求,有也是如此敷衍,那么这个女人要么就是性冷淡,要么就是外面已经有了别的男人,对自己的老公已经没多大性趣了!想到这里,一般的男人肯定会觉得自己的憋屈,为自己可能戴上了绿帽子而愤怒不已,但是坦白讲,我却没觉得有多少难受,毕竟,我在外面也有着女人,结婚前有,结了婚也有,并且到现在也保持着一两个的炮友,我并不像别的男人一样,自己可以有无数炮友情人,妻子却必须得忠诚於自己,如果知道妻子外面有男人,并且在他身上得到了我没有给她的快感和高潮,我是不会介意的,我甚至希望她能通过这个来调节和我的性生活上的和谐。

可是偏偏没法问出点什么来或者看出点什么来,想想也好笑,我在外面有炮友,难道妻子问一下我就告诉她了?不过接下去的每次性生活我都会问这么些问题,有一次妻子忽然回答说有,已经被别人干过,而且干的很爽,还想和他做爱,听到她这样的回答,我半硬不软的老二迅速雄起,那次把妻子也插的出现了少有的高潮,事后我又问,妻子回答我说是因为看了我档夹里留存的那些换妻,淫妻小说,所以这次就这么回答了我,没想到我真的被刺激到很兴奋,她悠悠叹道:

「难道你们男人都这么变态啊?把自己老婆送给别人玩,真能让你们这么兴奋?」我只能回答说,这也是性爱上的一个调节方式,妻子又告诉我说:「我不会的,我只有你一个男人!」斩钉截铁,仿佛一个贞烈的女子要立牌坊!我们的性生活继续在这种时好时坏,时兴奋时平淡中进行着,期间,我也会找一下大嫂(我的另一篇文章《娇羞却坚定的解开了扣纽的大嫂》)用心的做上两次,一切并没有什么变化。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一次她们医学院成教考试的那几天,妻子在当地医学院成教继续教育办公室工作,边上县镇的医护人员的资格考试,继续教育等都会到她们的办公室报名,学习,并且参加考试,特别是考试,医学院便会从别的地市或省市有关部门邀请过来一两个老师帮忙监督,监考,历年来都是如此,这几天也是妻子最忙的几天,白天忙着学校的事,晚上还要陪外来的老师吃饭,由於我也知道是她们整个部门的人一起陪吃陪玩,不过外来老师的住宿问题是由我妻子安排的,以前我也有好几次听她在我面前打电话给宾馆订房间,那家宾馆也因为跟她们学校熟悉了,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订下来,我也从不去在意,其实我内心更是隐隐的希望真有什么事情发生呢!然后那几天也基本回的比较晚,可是有那么一天,我发现妻子在八点左右回来,一回到家就直接拿着换洗内衣走进卫生间直接洗刷,然后出来时换下来的内衣已经洗掉,因为原本我们的习惯都是在睡前才会洗刷,换下的衣物都是到第二天才洗,所以妻子的举动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再回想了下,仿佛以前只要她们学校安排考试有外来老师来的时候,也出现过几次这样的情景,回来就躲进卫生间洗澡,然后内衣裤直接洗掉,因为上了心,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了。

又隔了一日,妻子依旧是回来直接奔卫生局洗漱,中途她的电话响起,她出来接电话,我说要上个厕所,迅速进了卫生间,看到她的内衣裤刚丢在盆里还没来得及洗,我抓起她内裤一看,看到裆部有着一滩湿湿的印记,一丝白白的粘稠液体,我拿起来一闻,闻到了两种味道,一种是妻子的体味,另一种只要是个男人都能闻的出来,那是精液的味道,我相信对这个气味是没有人会闻错的。

那一刹那,我心里涌起的不是委屈,不是被戴了绿帽的愤怒,而是兴奋,激动,一种亢奋的情绪,哼哼,平时在我面前装的一本正经,背地里早已经跟别人有了一腿,但是这种气味是没法留作证据的,我将内裤丢回洗衣盆,直接出了卫生间,看到妻子在门口等着,见我出去了,立马闪进去洗衣服,我淡淡的说了句:

「怎么这么勤?不是都明天洗的吗?」

妻子低头搓着衣物,回答的声音倒也听不出什么状况:「顺手洗了呗!」当天晚上我要跟妻子做爱,妻子没有拒绝,但也并不热情,我又问往常的问题:「想不想被别的男人插?插过几次?」妻子一边哼哼着一边回答着一直重复的答案:「不想,我不愿意!」我也不多说,因为知道妻子肯定已经让别人上过,脑子不停幻想,也便很兴奋,速速的射了,当我躺下来的时候又很漫不经心的说:「如果想就告诉我,我真不介意!到时戳穿了反而不好!」妻子大概因为理亏,依偎着我,手指拨弄我的乳头,说:「你别多想了,我不会的!」没有证据,那么我是没法从这种谈话中戳穿她的,但是一个计划在脑中形成了!我知道他们学校给外来老师安排的宾馆叫「凯越宾馆」,就在她们学校附近,第二天傍晚,跟一个妻子不太熟的朋友借了车,停在宾馆门口不远处等,果然,大约在6点多,我看到妻子一个人走进了宾馆大门,我迅速拿起手机照了一张,又过了一会,看到一个高个子戴眼镜的男子也走了进去,不过我不确定是否就是这个人,毕竟我没见过,但是看到妻子是一个人走进去的,看来他们也比较小心翼翼,我在车上又等了10分钟左右,期间抽了根烟,想想也差不多了,就直接走进了宾馆,径直往柜台走去,服务小姐站起来欢迎,我直接说:「你好,医学院给我开的房间是哪一个?请把门卡给我!」服务员查了下告诉我:「您好先生,医学院这次在我们这里只开了一间房,而且已经有人入住了!」我故意骂骂咧咧:「靠,这个医学院也太小气了,只给我们开了一个房间啊?

行了,我知道了,请问是房号是多少?门卡也给我吧!」「房间号码是302,但是对不起先生,门卡已经都被拿走了,要么你自己再联系一下她们,问问看!」我点了下头,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便直接上了3楼,来到了302的门前!

此刻我的心砰砰乱跳,我环顾了下左右无人,便将耳朵轻轻贴在门上偷听!这个宾馆并不是一个高级宾馆,所以门的隔音不是非常好,我可以隐约听到里面传来了很急促的呻吟声,虽然低,但是我还是听出了这肯定是老婆的呻吟,中间他们低沈的耳语着什么,但是这个声音就听不到了,我退开几步,往门下望去,一阵惊喜,原来这个门并不是完全密封的,稍微留了一点点的缝隙,我从上衣袋里摸出一只细细的录音笔,轻轻的插入门的缝隙,虽然不够深入,但是我想应该能录的比较清晰的,在我放录音笔的时候,我也趴在缝隙边听了一下,妻子的喘息很急促,隐约听到她在说:「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啊……!」我的鸡巴很不争气的翘了起来,真是刺激!听着老婆在别人的插弄下这么呻吟,比我自己幻想的更加让我兴奋!我怕会有人经过,所以只听了一点点就站起来,往边上走开,拿起手机拨通妻子的号码「嘟……嘟……」响了很久,妻子没接,我又重新拨,又响了很多下,妻子的声音才响起:「喂!」大概是刚刚经受了快感高潮,妻子的声音虽然已经压抑了喘息,但还是能听出有一丝的颤抖,我只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啊?」「8点左右吧!」我看了看表,7点都还没到,看来那个男的也挺强的,连续做了3天了,现在还要再做一个小时,起码这个强度现在的我是做不到的,我「哦」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我在宾馆边侧的一个小阳台上又抽了几根烟,大概又过了40分钟左右,走到门口,拿起录音笔便走了。

一到家里,我便迫不及待的拿出录音笔,连上音响,瞬间,妻子的呻吟和喘息声便在房间里响起:「啊…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就这样顶着,好舒服!」一个男声也急促的喘气着:「我马上要出来了!」妻子的声音:「嗯,射进来,给我!」男声一声低吼,仿佛便秘已久拉出来一样,舒爽的吼了一声,我的鸡巴早已硬起,掏出来正要大飞机,却没想到他们结束了,只好作罢,看看后面他们是否还继续。

接着听到的是他们夹在一起的喘息,中间偶有谈话「宝贝,干你就是舒服!」「我也是!」「知道么?每天我在家里都等着你们来通知我到你们学校去监督,授课!」「哼!你有这么好?还想着来监督,代课?」「哈哈,当然最主要的因为这里有个洞可以进啊!」「混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那你自己说,你喜欢被我干吗?」

没听到妻子的声音,大概是点头了什么的,接着便是「嗞嗞」的接吻声,接下来似乎没有什么发展,也有偶偶私语,但有时声音太低听不清晰,有时也夹杂着他们的笑声,听着妻子腻腻的,带着撒娇的声音,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她是有多久没在我面前表露出这种姿态来了!终於,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听到男声说:

「宝贝,来!」

「你怎么又这么大了啊?」

「干你是永远都干不够的,谁叫你这么风骚?这么迷人?」妻子的相貌还算是漂亮的,乳房虽然不大,但很挺,而且很有弹性,摸上去一点也不软塌塌的,特别是她的两个乳头,尽管也有过母乳喂养,但是她的乳头却还很小很翘,平时就算不是过性生活,乳头也是挺立在外面,不像一般的女人一样塌陷在乳晕里,腹部除了一条生孩子的刀疤外,倒也没什么赘肉,在我眼里,妻子全身最漂亮性感的要属她的屁股,圆圆的翘翘的,平时穿个短裙包裹着的臀部,走在大街上还真有很高的回头率,但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妻子的腿不长,脱光了看,就是妻子的上身和下身的长短差不多,如果妻子的腿再长一点,加上她一米六十五的身高,绝对是个性感的长腿美眉。

猛然听见妻子惊呼:「你又要那里啊?」

男的不坏好意的坏笑:「嘿嘿!」

「不要了吧,前两天被你弄的好痛啊!」

??@ ?这个,回过味来,兴奋的心情中终於夹杂了一丝愤怒,妻子的屁眼都被她搞了?为了这个屁眼,我不知道求了多少次,她都不肯,有次我想强行插入,把她弄的很生气,几天不理我,可是没想到,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在我面前一直死守严防的菊花洞就这么被轻易的插入,而且还明显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男人的声音:「难道你一点都没感觉到舒服么!」「就算有一点点,但还是痛更多!」「晓华,那我轻轻的来好么,我最喜欢插你屁眼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为什么?」「你让我插了我再告诉你!」

「哼!谁稀罕啊!」

又一阵沈默,或许是在做准备工作,然后终於听到妻子「啊」的一声呼了出来,那个男人已经插入妻子那我从来没进入过的屁眼了!尽管对这个事有点不爽,但是听到他们开始做了,我毕竟还是兴奋的成分更多一点,掏出老二慢慢的撸了起来,听到妻子「啊…啊…」的声音,鸡巴也越来越硬,不过明显的,妻子这次的呻吟并没有太多快感,据说有些女人被捅肛门也能达到很大的高潮,妻子这里至少暂时没有给她带来快感,但是尽管这样,妻子还是愿意把屁眼敞开了让那个男人捅,可想而知她对那男人的好!

男人的喘息听着倒是很有些亢奋,然后听到他一边喘气一边说:「知道我为什么最喜欢插你屁眼吗?因为你屁眼的第一次是给我的!你对我说你从来没让你老公插过,我心里真的很开心,很骄傲!你老公插过的地方我都插过,我插过的地方你老公还有没插过的,宝贝,答应我,你的屁眼只属於我,我不允许你的老公也插进来!」妻子的喘息也快速起来,也慢慢的含有了一丝快感兴奋,不知道是因为她肛门的快感来临,还是那男的在做着其他什么刺激她的动作。

「嗯…嗯…我这里…嗯…只属於你,我不会让…嗯…嗯…我老公插进来的!

我……嗯……全身……嗯…都是…嗯…你的…!「这一段话大概刺激了那男的,喘息越来越大,而妻子嘴中也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嗯嗯…」声,其实我何尝又不是被他们的喘息对话给刺激的越来越兴奋呢??

我的左手撸的越来越快,一边想像着妻子光着身子,那个男人躺在她身上狠狠的捅着她的屁眼,终於,下体一阵酥麻,精液射了出来。

而那男的也到了,便秘畅通的低吼又一次出现,然后又是夹杂在一起的喘息,然后就什么声音都没了,那个点大概是我已经拿起录音笔走了!发泄了后,泡了杯茶,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休息,等着妻子回来。

这一天,妻子比前两晚回来的要更晚一些,看到妻子走进,又默默的走入房间,我跟了过去,看到她果然又从衣柜里拿内衣裤准备去洗漱,想到现在的妻子阴道里和屁眼里都灌过别的男人的精液,我下体便就涌起了一阵冲动,我走进房间,将妻子推倒在床,二话不说就隔着裙子脱去了她的内裤,内裤上果然又有着一滩湿渍,妻子挣紮了一下「你干什么啊?」我一边解着自己的裤带,一边回答:「干你!」「一会睡了再说啊,你昨天不是刚做过吗?」我恶意的回答:「干你是永远都干不够的,谁叫你这么风骚?这么迷人?」这是那男的今天刚跟她说的话,妻子明显呆了一下,我乘着这个空隙,俯下身去,直接将鸡巴对着她的阴道顶了进去。

妻子的阴道里还很滑,很湿,想起这里面还残留着别的男人的精液,而妻子又为了那男人所流出的淫液,鸡巴出乎意料的勃起到很硬,我一手狠狠的抓住妻子的乳房,一边便狠狠的抽动起来。

大概我刚刚那句话把妻子给噎住了,估计她还在消化那句话究竟什么意思,妻子默默的承受着我的抽插,慢慢的,倒也开始呻吟起来。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猛?」

「没事,就是想干你,干自己的老婆!」

妻子也动情起来,双腿环绕着我的腰夹起来,双手扶住我的头跟我接吻。

我一停不停的抽动着,妻子出轨的刺激让我的性能力达到前所未有的强度,几分钟下来不停的抽送,已经气喘兮兮,妻子面色发红,也是渐渐的达到高潮,她可能也没想到我今天居然这么坚挺,这么勇猛,是这两年所没有过的!我看到妻子渐渐的要达到高峰,猛地停下来问:「想不想让别的男人干你?」妻子摇头:「不想,就想被你一个人干!」事到如今,她还这么装,我心里一怒,猛地就说:「那你刚刚去干嘛了?你们晚饭是在凯越宾馆的302房间吃的吗?」我可以明显感受到身下的妻子身体猛地一僵,呆呆的看着我,语气再也没有了理直气壮:「你什么意思?」我没有回答,站起来打开音响,妻子和男人在宾馆偷情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而我继续将老二插入妻子的阴道,慢慢的抽插着!这个时候妻子的表情是很丰富的,看到她眼眶里慢慢湿润起来,我知道她要准备道歉之类了,果然,妻子低声的说:「老公,对不起,我…!」我一把捂住她的嘴:「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跟你说过,如果你想被别人干,就去干,只要你快乐,我也会开心的,我不是随便说笑的,只是这个事情我本来想是听你自己说出来的!」妻子一把抱住我低声哭泣,我抽动个不停:「现在告诉我,你想不想被别的男人插?」过了一会儿,才听到她低声说:「想!」

「那你有没有被人干过?」

「有!」

「有过几次!?」

「很多次!」

「被别的男人干爽不爽!?」

「嗯,很舒服!」

一切的对话都在我的意料中进行着,我知道现在我无论是问什么问题,她已经没有必要再对我撒谎了。

「除了我外,你被几个男人干过?」

这是额外加的问题,以前连前面的问题都没回答,更别说这个了,然而妻子的回答「两个!」靠,居然已经有了两个男人,但是这种情况下,数位已经是很苍白了,我只是觉得我自己的性能力又回到了20多岁时,有力,有硬度,妻子在一边承受我冲刺的情况下,一边又回答我问题的状态下,大概也感受到了那份刺激,那种久违了的高潮胡言乱语也终於再次出现:「老公,你顶到我最里面了!啊…啊…老公,你好棒!!…老公,射进来,我再给你生个儿子!」这一刻我是有点喜悦的,妻子终於又回复当初的风骚,尽管这个风骚是有别的男人引起的,但是这也是我的盼望啊!我紧紧抱住妻子的身子,用力的顶着她,在她耳边说:「老婆,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允许你跟别的男人做爱,你看,我们有多久没像今天这样了,我要的就是这样,性生活还是像以前一样充满激情!

只是你自己要小心,别对他有感情!」

妻子不停的点头:「老公,谢谢你!」

我猛地撑起身来:「老婆,我想捅你后面!」

妻子点点头,翻过身来,微微的撅起屁股等着我的插入,我望着她的屁眼,明显有着被干过的痕迹,还没有完全闭合,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以往时候想要插她菊花,她是死活不同意,今天被我抓住把柄,才这么毫不犹豫的向我敞开,如果不是这个原因,我估计还没法得逞。

整个屁眼还红红肿肿的,也能明显的看到还有点湿意,我挺起还很坚硬的鸡巴直接插入,毫无阻碍,顺畅的一插到底,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

捅菊花我并不是第一次,但是妻子的屁眼却是我第一次插入,感觉真的很爽,但是隐约中又有一股酸味,因为第一个进1入的毕竟不是我,而是她的奸夫,男人都有一种处女情节,此刻的感觉就好比自己的妻子被夺走了第一次。

阴茎被妻子的屁眼包裹的很紧,很舒服,我慢慢抽动起来:「今天怎么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以前不是不让我插的吗?」「我怕痛!」

妻子回答,我微微冷笑:「那被他插就不痛了?」妻子明显被我情绪的浮动给弄的不知所措,她将头埋在枕头上,轻轻回答:

「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见他了!」

「为什么不见?你舍得吗?老实回答我!」

妻子无语,我狠狠的顶了几下,大概太用力了,妻子的呻吟有点痛楚,我不依不饶:「说啊,你舍得吗?你跟他做的时候不是很舒服吗?」妻子大概也慢慢摸清了我的思路:「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不见他了!」「我同意!」「那我就见,你自己也说,我被别人干会让你很兴奋,那我就去被他干,我也很舒服!」妻子的回答也乱语起来,我想这种刺激不单单是针对我的,对她也有了一定的刺激,我「扑哧扑哧」的迅速抽动起来,音响里的呻吟喘息似乎也在衬托现在的性爱,让人听在耳里极为亢奋,妻子的呻吟似乎此刻露出了一丝快感,「啊啊…好舒服」,脑中的幻想加上屁眼的紧裹,我很快的就射了!

我气喘吁吁,躺在床上不停的喘着气,妻子起身去卫生间拿了热毛巾给我擦拭,我心里暗自得意,以往这些都是我做的,可是此刻妻子出轨的把柄捏在手里,到底让妻子来了一个大转折,我心想这也不错啊,虽然自己戴了个帽子,但是至少我也不亏,因为我外面也有女人,能这么想便自然不憋屈在心里了,而且有了这一次的证据,以后就算我的事也败露了,至少不会闹出大问题来。

妻子做好善后工作,乖巧的在我身边躺好,依偎在我怀里,双手开始轻轻拨弄我的乳头,妻子的这个动作我一向很喜欢,男人的乳头也是个敏感区域,妻子拨弄乳头也是我们的性爱里必不可少的一个动作,时轻时重,时慢时快,很多时候,我会让她这样的拨弄出快感,然后直接忍不住射精。

妻子什么话都没说,激情过后,人的理智也会慢慢回来,不会像性爱时那么无所顾忌,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么就让我来说:「你心里还是喜欢和他做的吧?不用否认,不喜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次关系了是吗?」妻子默默点点头:「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他比我厉害多了吧?」

这又是男人的自尊心作祟了,每个男人都想自己是最好的,可是有时想想,如果你是最好的,为什么妻子还会跟别人做呢?

妻子摇头:「也不是,但是跟他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很兴奋!老公,对不起,我本来真没想过会这样,那一次我喝的有点多,他把我带宾馆里,说话哄我,又那么对…对…我,我没忍住,所以…」「好了,老婆,你也不要对我有太大的愧疚,我老早就跟你说过,只要你喜欢就去做,只是以后希望你们一起的时候你跟我说下,好吗?你在他那边享受了快乐,我希望回来的时候对我这个老公也能让我享受下快乐,没有他,按照我们现在的状态,迟早也会出事!」妻子默默点头,我估摸着心里快活着吧,自己的老公允许她与奸夫继续享受着出轨的快乐?!坦白讲,我们的性生活确实从那次摊牌之后变得比以往更加和谐,更加如鱼得水,妻子在床上的表现也会越来越风骚,越来越腻!但是我知道,妻子对那个男人是有一定感情的,女人不像男人,男人和别的女人做大部分还是为了解决性冲动,而女人如1果对一个男人没有好感,一般也不会对别的男人敞开自己的双腿,当然,实在太饥渴的女人我也无法估计,她们医学院的考试、授课还是像以前一样一两个月一次,有时那个男的不一定来,那时候的那几天,妻子的脸上明显能看出来不开心,如果来了,妻子在那几天的笑容也会比较多一点,有时还鬼鬼祟祟的给我打电话:「老公,今晚我回来的晚一点,你先睡,等着我!」看来还准备着两班连续上呢,这女人吧,正经的时候是贞洁的烈妇,而一旦放开,真是骚到了骨子里!

字节数:18060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