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色人妻  »  少妇的海南淫乱

我23岁,在广州一间外资保险公司公司干翻译工作。我半年前结婚,老公是一间公司的电脑主管,是我的同学,由激情到平淡,我的婚姻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延续下去。

「老公,公司派我到海南岛去培训一个月,半度假性质,你一起去吧?」我说。「你自己去吧,我没空。」老公说。其实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他肯定没假跟我过海南的了。於是,我收拾好行装後,跟老公大干了一个晚上,把他搾乾以後,翌日早上坐上南方航空公司班机,直飞海岛。

大凡女孩子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特别是去旅游,一般她都会穿得性感一些的,原因是外面没人认识自己,不怕人议论,不信你可以去调查一下。我这次也不例外,将平时上班的套装摔掉,穿上上班不许穿的无领无袖的超短裙,心里有一股解放的感觉,何况走在街上,这麽多男女向自己行注目礼,感到自己的魅力没法当,胸脯也不由得挺高了一点。

噢,忘了介绍一下自己,我身高169CM ,体重55KG,腰细臀圆,老公常说我像港姐邱淑贞,虽然已结婚半年,但乳房依然高耸,就算不戴胸围也不会下垂,乳头虽然被老公经常吸吮,大了一点,但还是鲜红色的,老公说这更性感。

下了飞机,热带的气息拍面而来,这是八月的海南岛。红男绿女,一个个穿得轻便透气,空气中透着一点点色情的气息,特别在海边的旅游区,这令我有一点点出位的冲动。

到了三亚市公司位於海边的旅游区的培训中心,安顿下来,其他国内分公司培训的人也陆续到了。说是培训,其实主要是来渡假,星期一、三、五每天培训三小时,其余时间公司组织活动或自由活动。很快我们二十几人就互相认识了,和我同住一间房的是上海分公司的李萍,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孩,二十岁,第一个晚上我们就成了无所不谈的好朋友。

第二天下午,上完培训课後时间还早,离开饭还有近两个小时,萍提议去海边游泳,或者走走也行,她取出泳衣想走进洗手间换,我笑着说︰「都是女的,怕什麽!」我站起来,取出游泳衣,就开始脱下连衣裙,萍却脸红红的,不敢动手。我大方的面对着她解下胸围,让自己高耸的乳胸骄傲的对着她,萍赶忙低下头不敢望我,开始除衣服,但偷偷的看了我的胸几次。

我不忙穿泳衣,只看着她脱衣,这是我第一次有心将自己的胸和别的女孩相比。萍的胸不大,但乳尖翘翘的好可爱,好性感,两粒乳蒂小小的,粉红色。

我说︰「好性感哦,还没拍拖吧?不知哪个男孩有福了。」萍摇摇头,没出声,穿上一件两件头的泳衣。

我的泳衣是白色一件头的,但很性感,就像赛车女郎的泳装,包住秘处的布条细细的,刚能盖住,不小心一边的大阴唇可能跑出来,而背面腰部以上全裸,只是用一条布带绑在脖子上,没有罩杯,老公买给我时说明不能拿去游泳,只是在家里穿着取悦他,我从没穿过,现在乳房大了,有点不合身,从腋下看过去,可以看到我裸露的乳房边缘。

萍说︰「红姐,你好白喔,我怎麽这麽黑呢?」我笑了︰「傻妹,你结婚後也有这麽白的,我以前也是这麽黑,结婚後有老公滋润,皮肤细腻了,自然就白啦。」阿萍点点头,说「走吧!」我再套上一件无袖连衣裙,就拉着她的手走出宾馆,走到海边。

海边好多人,大部份都在游泳和冲浪,好多女孩子穿三点式,把身材表露无遗,我感到自己落後了。阿萍说︰「下水啦」,就拉着我要冲下去,我说︰「这麽大浪,我不大会游泳,怕被浪卷走的。」她说︰「不怕,我们在边一点的地方玩。」我犹豫了一下,终於脱下连衣裙,用拖鞋压着,走下海边。

刚一下水,一个大浪打来,我全身连头湿透。老天!我的泳装一湿水,竟变透明了,两个乳房贴着衣服突现出来,连乳头和乳晕的红色都能看到,我一阵惊慌,赶忙蹲到水里,但一个大浪又迫使我站起来,我注意到已经有人发现我的狼狈样了,几个男人向我看来,岸上还有人拿着一个摄录机对着我。我赶紧双手抱胸,爬上岸,拿着连衣裙就套上去。我对阿萍说︰「阿萍,我在岸上陪你,你慢慢玩。」湿漉漉的泳衣贴在身上很不好受,我站起来,打算回宾馆换衣服,阿萍叫住我,不让我走,我只好不走,走到一棵树边坐下。西边的太阳斜斜照着,暖和的风吹进我的双腿深处,痒痒的,就像老公的手轻拂,我一冲动,看看四周没人,就把泳衣的带子解开,从腿下拉出泳衣。现在,我除了一件超短的连衣裙,里面就空空如也。呵呵在树干上,将大腿分开,让热风吹进我的阴部,现在,如果有人走近我,他一定能看到一个漂亮女人那丰满的阴部,还有从宽大的无袖连衣裙袖口中看到的雪白的乳房。我幻想着被人偷窥的样子,居然有一股热热的快感,从阴部扩散出来。我不禁用手探进去,竟摸到一股热热滑滑的水!

这时,一对穿泳衣的情侣手拉手走过,我故意装看望其他地方,但偷偷注意他们,我看到那男的视线投过来,落进了我的大腿深处,他震了一下,似乎不相信,又更仔细的看了一下,他终於看清了,眼睛喷出火,游泳裤下急剧隆起。

一直很远,他还不断回头。我的水流湿了屁股下的连衣裙。

阿萍上岸了,她看到我手里的泳衣,怔了一下,冷不防拉高我的裙摆,我光脱脱的下身露了出来,我打了她的手一下,她赶紧放下。她伸了伸舌头︰「你没穿内衣?!」我说︰「别作声,和我一起回宾馆。」一路无事,我们回到房间。我把泳衣一扔︰「该死的东西,害我出丑!」阿萍笑着说︰「姐姐好性感喔,不知引死多少男人。」又拉高我的裙子︰「快来看哦,一个光屁股的美女!」我不甘示弱,双手拉住她的泳裤,刹的一下拉下她的泳裤,让她毛绒绒的下体曝光。她羞的赶紧拉住裤子走进洗手间,不过没关门,背对我脱下衣服。

「我也要洗,一起吧!」我说,走进去也脱了衣服,拿过花洒,帮她喷水擦背,她没反对,也大方的帮我擦洗,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成年女孩子一起洗澡。

她托起我的乳房,轻轻地清洗按摸,我居然有快感!我双手捧起她的双乳,轻轻捏弄,并时不时的捏捏乳头,她脸红的厉害,双眼微闭,身躯微微抖动,看的出她在享受。我又用手轻轻摸她的下面,发觉她有滑滑的液体流出,引动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孩的性慾,是一种莫明的快感,各位已婚女仕,有没有这种快感?

洗完澡,我们裸体躺在各自的床上,她的快感显然还没有过去。我赤身走过去,双手按住她的腿,说︰「让我检查你是不是处女?」她没出声,我轻轻的拨开她紧闭的大阴唇,又轻轻分开两片小阴唇,我看到她已经不是处女,但奇怪的是她的阴蒂很大,突出大阴唇之外,闪闪发亮,我1轻轻的按了一下,她立刻全身一抖,一声轻吟。

她说︰「大姐,你也让我看看嘛?」我依言躺下,她倒爬在我身上,双手拨开大阴唇,说︰「姐姐,我好羡慕你喔!小妹妹没什麽毛,只有淡淡的几条,又丰满,像个馒头高高隆起。你看我,毛又多,又不丰满,难看死了。」她用指肚按了按我的阴蒂,我一阵趐麻,肌肉一收缩,一股热热的淫水涌出,阴部顿时泛滥。她用手指在上面来去,说︰「好一个淫荡的美女哦!」我不甘示弱,也拨开她的两片阴唇,轻揉她的大阴蒂,很快,一颗黄豆大的阴蒂头勃了出来,晶亮晶亮的,阴肉一抽一抽的,曲径慢慢的洞开了,一大滴鼻涕一样的水,从洞里流出,慢慢的滴下来,拉成一条透明的丝线,掉在我的鼻子上,我用舌头一舔,咸咸腥腥的,我说︰「哎呀,哪位小姐卖咸鱼喔?」她肉紧地把阴户往我的手指上凑,我把中指插进去,轻轻的抽插起来,带出一股一股的水,我的整只手都粘滑滑的。她的阴道一吸一放,一松一紧的,吸住我的手指,真的好玩极了。而她,趴在我的身上,把我的阴唇拨开,轻轻的往里吹气,搞得我骚痒难当,我拚命的把下身弓起,往她的嘴上凑,但她像有意捉弄我,总是避开,我慾火越来越高涨,淫水一阵阵的流出。

突然,她猛地吸住我的阴蒂,用牙齿轻轻的咬住,一咬一放,又用舌头括我的小阴唇,我快乐得轻哼起来,她更加卖力啦。10来分钟後,我花心处一阵趐麻,一股闪电般的快感,从中心向四周扩散,一股精水喷射而出。我终於停止了扭动腰部。而萍也喷出了骚水,从我身上滚下来,趴在床上喘气。

这时同伴敲门叫开饭了,我俩才分别找出衣服穿上,小萍居然就把连衣裙套上去,里面什麽也不穿,幸好连衣裙的料子较厚,也比较保守,从外面看只能看到淡淡的两点突出,不仔细还看不到。我没有带这麽保守的衣服,就打算穿上内衣,可小萍不依,一定要两人一样。我说︰「看不出你这个小鬼头比我还放得开呢!」就依了她的话,不穿内衣了。可我的超短裙太薄,穿上後两点毕露,下面毛不多,还不算太显眼,就是太贴肉了,屁股的轮廓显露无遗。我说︰「不行,你看,太露了。」她调皮地用三个手指隔着衣服捏了捏我的乳头,说︰「好漂亮的加州红提子噢!你再加一件外套吧?」我点点头,那出一件无袖上衣穿上,下摆绑在腰间,但不扣钮扣,刚好盖住双乳。

我们来到餐厅,小萍坐在我身边,台布刚好垂下盖住邻台的视线。小萍这小妮子很坏,她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有意把我的超短裙往上拉,让我的下体裸露出来。好在我们坐在靠墙的角落,後面没人,不然就惨了。我紧靠着台坐,不让我身旁的同事发觉,小萍不断的用眼角瞟我,阴阴的笑,我也觉的很刺激,又开始冒水了。

吃完晚饭,小萍说要到海边走走,我俩牵住手来到海边,踏在软绵绵的沙滩上,我追着小萍打,她笑着扭头跑,一头栽倒在沙堆上,我压在她身上,把裙子反上去,让她光溜溜的屁股暴露在夕阳中,她赶紧转过身来,坐正身子,把裙子往下压,但曲起双腿,让多毛的小穴正对着我,粉红的肉缝湿亮亮的,看的我一阵心动。我也曲起双腿坐在她的对面。让她也欣赏我的馒头。四条腿围成一圈,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在谈心呢!小萍伸手把我的外衣除下,我们静静的互相欣赏。

我暗暗心惊,难道我是同性恋者?但我也很享受男人,我的老公就不断使我享受到性高潮。我看着小萍娇媚的脸,她是同性恋麽?

下篇将回忆我在海南和一个老外──我的培训老师,一个60岁男人的交往。

想不到姐姐的旅游经历居然入选文学图书馆,首先谢谢冥府居士的转码和排版,另外小小大男人兄指出姐姐描写泳衣的地方和他的《让女友暴露吧》有雷同的地方,姐姐找出来看了看,确实是。但姐姐确实没有抄袭的念头,姐姐确实也有这样的一件泳衣,请小小大男人兄原谅,姐姐很佩服小小大男人兄,希望能有机会结识小小大男人兄。

姐姐打字很慢,另外写自己的亲身经历,只有等老公不在身边的时候才能写以免让他知道,各位如有兴趣,就耐心的等一下好吗?

不幸的是小萍突然接到公司的电话,赶回公司,我的「同性恋」也随之结束了。但我的裸露狂一发不可收拾,只要有机会,我就不穿胸围和内裤,享受被偷窥的快感。我的原则是安全为前提,在危险的地方我决不会引人犯罪,以免祸及自己。而裸露的指导思想是无意的走光,这样才能引起对方的慾望,自己则不能让对方有肉体的接触,让他看得到而吃不到。

有时我会穿一件低胸的T 恤,不戴胸围就去打台球,让对手从我的领子里偷看,而我装着不知道,但下体激动得不断淌水呢。

有一次黄昏,我穿着一套短袖的足球衣来到沙滩,这是一套荷兰国家队的队服,是有一年荷兰队来广州比赛我和老公买来捧场的,里面没有穿内衣,但球裤本身有内裤,我只是没胸围而已。

一群男孩,有五、六个,在打沙滩排球,我要求加入,他们答应了,原来他们是海南大学的学生,周末来三亚玩,我们分成两队,拉起球网,开始对打。

他们有意让我,不把球扣向我,但我很主动去扑救和扣球,让我没戴胸围的胖奶在球衣里上下跳动。

很快,他们就发觉我没戴胸围,视线开始有意没意的投向我的胸脯,我一本正经地弯腰等接发球,衣服垂下,胸部全暴露出来。我偷偷低头看一下自己,老天,连乳头乳荤都一览无遗。

对手看得眼都定了,常常忘了救球,而我装着不知道走光,还有意无意的拉衣服抖掉沙子,让他们看得更爽快!我的下体因被偷窥而湿润了,沾满了沙子,一些沙子还走进缝里。淫水不断冒出。

天黑了,我回到宾馆,忍不住用手抽插了小妹妹一番。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培训就要结束了,总公司在培训结束前组织我们进行一次离岛露营。时间为两天一夜。

早上,我们的游轮经过三小时的航行,在一个无名的小岛外停住了,这是一个未经开发的小岛,无人居住,也无淡水,但有树木,沙滩也平缓漂亮。主持人宣布在岛上紮营,游水後到游艇上洗澡,可以在岛上帐篷里过夜,也可以回游艇上过夜,白天是游水烧烤和自由活动,晚上是营火晚会。

我们一行三十多人,六女二十四男很快就紮好帐篷,插好太阳伞,放好沙滩椅等。有的人迫不及待的换衣服下水,也有的(包括我们六个女的)第一时间去捡贝壳,留回家作纪念。

六个女的,我最年轻,其他的都生过孩子,最老的张姨有四十多岁了。

换上泳衣後,我的身材最好,但她们都不差,所以她们全都穿上三点式,小伍肚皮上有刨腹产的疤,穿上三点式一点都不好看。我不打算下水,又穿上那件一件头的泳装,就是前文提过,一下水就透明的那一件,泳衣里面还是没穿内衣。

新鲜感一过,人们三三两两的跑回树荫下,有的在打麻将,有的晒太阳,有的将网床挂在树上,躺上去午睡。我们几个女的,有两个去了打麻将,我和其余的在一棵大叶榕下的沙滩椅上「晒太阳」。我不敢晒太阳,老公说,女孩子,就是要白白嫩嫩的,古铜色的皮肤,和男人有什麽区别?

这里离男人们比较远,我们每人一张沙滩床,趴在上面,互相搽太阳油,大概都结了婚,我们都比较放的开,话题不离男人和老公。除了张姨,小伍和林路都把泳衣的背带解开,趴在沙滩床上,从侧面可以看到一部份压扁的乳房。我的乳房比较丰满,泳衣又性感,一趴下,两个乳房就挤出来。

张姨盯住一个刚刚从水里爬上来的人说︰「这麽大的一包,鬼佬的东西真可怕!」我一看,原来她在说我们的培训老师Wade(韦德)。他是英国人,60多岁,现担任总公司财务顾问,据说退休前是英国政府部门的经济师。他穿着一条两边绑带的三角泳裤,泳裤里鼓鼓囊囊的一大包,胸前到腹下都是枯草一样的毛发,估计一直连到泳裤里。

小伍笑着说︰「张姨,你看他身上的老人斑!就算你剥光了对着他,他都提不了头了!」她停了一下,吞了一下口水,说︰「不过的确利害,後生时一定插死不少鬼妹。」林路说︰「那不一定,鬼妹有鬼妹的尺码,如果插你,那肯定插死了,鬼妹很大食的。」小伍笑了︰「那你不大食了?」我看着Wade,和我老公暗暗比了一下,我老公软的情况下,可能只有一半大小。心头有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很希望看看它勃起的情形。

太阳西斜了,暖风轻吹,很多人都下水了,张姨她们也要去游泳,我说我不去了,我到处逛逛。其实我想大解,我慢慢的走向岛东边的小山丘,那里有一片矮灌木林,我想到那里解决。

我看了看後面,没人注意我,大家都玩的好开心。

到了小山丘,灌木林有半个人高,有半个篮球场宽。我绕到灌木林後面,找了一块乾净的石头,蹲下来准备大解。由於我穿的是一件头的泳衣,不能只脱下裤子,只好解开脖子上的系带把整件泳衣往下拉,才能拉下裤子,裤子拉到了腿弯,整件泳衣都团在膝盖上,我的上半身就裸露在空气里,两只雪白的乳房被风一吹,乳头立刻就硬了起来。我一边拉,一边双手捧起双乳,轻轻地捏着,看着乳房透明皮肤下的血管,我感到血液在流动,我还没老呢,这乳房已经有十多天没经别人抚摩了,後天,她们就会在我老公的大手下变圆变扁了,而小妹妹就不用自己的手指解决了。想到老公的阳具再过两天就在里面热热的抽动,小妹妹开始流口水了。

突然,我听到小灌木林的对面有脚步声,我大吃一惊,想站起来拉上衣服,但已经来不及了,我如果这时站起,他一定看到我系衣服的。我只好抱住衣服,用手纸擦了擦屁股,蹲着不动。

那人来到灌木林前,停止了脚步。我透过灌木林的空隙,看不到那人的脸,但看到了那人的下半身,毛茸茸的,一条两边系带的泳裤,包着鼓鼓囊囊的一包东西。原来他是Wade!

只见他解开一边的系带,把裤子一拉到腿上,那包东西原形毕露!两个鸡蛋大的睾丸上,一条近20CM长的阳物软软垂下,粗如儿臂!包皮翻转,外露的龟头如半只鸡蛋,毛发果然连着阴毛。只见他一手扶着那东西,哗哗的在拉尿,装睾丸的袋子长长垂下,又缓缓拉起,睾丸亦随之上升和下降。

好一会儿他才拉完尿,绑好带子,我也松了一口气。突然,他快步绕过灌木丛,向我藏身的地方走来!我来不及多想,弓起腰就转身把带子往脖子上系,他已经来到我背面,一弓腰就抱住我,两手摀住我的双乳,说︰「噢,珍,东方美人,我注意你很久了。」我赶紧把他毛茸茸的大手往外推,说︰「No,请不要!」他一松手,竟从我胁下穿过泳衣,直接包住我的双乳!用掌心揉搓起来,下体的那包东西,热热的紧贴我的屁股,胸前的体毛,磨擦着我光裸的背。

我被他偷袭了敏感部位,双乳在他热手的揉搓下产生了快感!两手使不出力推他,他趁机吻上我的耳垂和脖子,我渐渐软了下来。他手口不停,继续攻击,我终於整个软倒下来,身子往地上坐,他一看我停止了反抗,就抱起我放到一块平整的沙地上,沙地铺满了枯叶。我仰面平躺在地上,他跪在我的身边,隔住衣服抚摩我的全身,用嘴从我的耳垂和额头开始,由上往下亲。

也许太久没有做了,我的慾火很快就被点燃了,泳衣下的双乳很快就膨胀起来,敏感了很多,下面的妹妹开始湿润。

但他不急不慢,只是隔住衣服抚摩和亲吻,我忍不住扭动了起来,他这才轻轻的解开了带子,把泳衣慢慢往下拉,嘴没闲住,随衣服解开的地方往下吻,我感觉到衣服离开了我的乳房,他的嘴也吻上来了。突然,他一下子含住了我的乳头,用舌头轻轻的括着乳头的四周和乳荤,我不禁「啊」的一声叫了起来。他跪在我身边,双手轻捏我的双乳,吃了左边吃右边。接住,他的舌头往下,划过腹部,在我深深的脐窝里流连了一会,慢慢滑向我最神秘的深处。

随住衣服的拉开,我感觉到他热热的气息开始侵袭那深处。舌头滑过长着稀疏阴毛的耻丘,轻敲着两扇丰满的大门,大门早就充血紧闭,但热腾腾的淫水,却不断从门缝中渗出,他的舌头轻拨,滑进大门,轻扫勃起的小红豆,顿时,我的洪水喷涌而出,呻吟不绝。他更唧唧有声,轻扫重吸,又用牙轻咬小红豆,舌头伸进深处搅动,还插进一个中指轻插。我顿时处在飞翔的边缘,双手把他的头往里按,腰部拚命往上典。他更卖力,又再插进一个手指。

在涨满中,我的洪水喷射而出,我大叫一声,到高潮了,双腿伸的笔直。

他口不停,全吸进嘴里;手不停,用一个手指缓插,但不再吸吮我敏感到极点的红豆。舌头一转,舔到了我刚排完便的屎眼!那是老公从来不会光顾的地方,一股肮脏感夹集着快感涌出来。

我说︰「不,脏!」但他舔得津津有味。很快,我的慾火又燃烧起来了。

他这时跨上来,头对着小妹妹,和我六九相对,那包东西就在我的鼻尖上摩擦。我隔着裤子摸着它,然後把两边的系带拉开,那包东西就在我的脸上擦来擦去,但那肉棍子居然还软软的,我两手都几乎握不过来,我用两手搓它,但他却像一条死蛇。

他说︰「用你的嘴,宝贝,他能令你快活,让你欲仙欲死!」我把它的鸡蛋头放进嘴里,用舌头舔它的冠状沟,又吻遍两个蛋蛋和系带,它果然硬了起来,但不像我老公,硬了後会变长,它只是硬了,不变长。硬度也不够,不能树起到90度!但应该能插进阴道里。

他舔我、我舔他,我的慾火不断高涨。而他,硬度基本不变,我下体空虚得要命,凭他的手指,已经不能止痒,我说︰「插进来,我很难受。」他听了,爬起来,把我的泳衣垫在我屁股底下,分开我的两腿,跪着把阴茎头在我一塌糊涂的小妹妹上摩擦。擦了一会儿,我忍不住了,伸手拉住它就往里送,一股涨满的感觉,往身体深处推进,但它不够硬,进了一点就弯了,我双手握住它,一点点挤进我湿滑的阴道,终於,它全根而没!

我的天,原来女人的阴道有这麽深,为什麽我老公插我时,我也感到他能插到花心呢?

Wade开始抽插,他不紧不慢的动着,而1阴茎也随着抽插硬了起来,我从没有试过这麽涨满的快感,甚至涨到有点痛,但Wade是个采花老手,他运用那棍子,几下深、一下浅,或左拨右撩,将我一下一下推向顶峰,我的浪叫声在四周飘荡。

浑身大汗,双手在有力的揉搓我的丰乳。

大约抽送了几百下,他抽出阴茎,将我反过身来,由後插入,他抽出来时我看到它已经完全勃起,青筋毕露,沾满了我乳白色的淫水,龟头大了好多。

阴茎从後面一插而尽,这又是另一种快感,它一下一下的顶住我的花心,我两腿站住,头玩到地上,Wade紧贴着我的屁股,双手大力的搓捏我的乳房,又腾出手来搓捏我的小红豆。在他上下的进攻下,我大叫了一声︰「我死了!」又到了另一次高潮,跪了下来。

而他却没有停下的意思,继续进攻,很快,我又来了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强烈。最後,Wade的阴茎在我的体内跳了几下,他就停了下来,我没有感觉到有精液热辣辣的冲击,我们一起趴倒在地上,他的阴茎很快变软,被我的小妹妹挤了出来,我体内的液体也热热的流出来,但我没有力气去清理,我还软软的沉浸在快感的余韵里。

Wade躺在我的身边,搂着我,一只手轻轻的抚摩我的双乳,我那充血膨大了近三分之一的双乳,在他的抚摩下慢慢消退下来。

半小时後,我说︰「你先走,天就要黑了,不要让人猜疑。」他亲了我的双乳一下,穿上泳裤,从山後走了。

我躺在地上,依然让自己一丝不挂。这是我第一次连续几次高潮,现在就算有人来看到,我也不在乎,这感觉太妙了。这个60多岁、全身老人斑的鬼佬,居然还能挺枪作战!鬼佬真不简单。

两天後我回到广州,现在我是一个更成熟的少妇了。

字数:17357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