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游戏俱乐部_快播电影最新色哥哥,哥哥色情电影网站 
首页   »  迷情校园  »  契约游戏俱乐部


又到公司办周年庆,为了不影响将要到来的婚假,我忙了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终于将大部分的厂商搞定,剩下的一些厂商都是特别难搞的,只能慢慢和他们耗了。

在开始描述我的故事之前,我先自我介绍,我叫吴建铭,今年26岁,在一家卖场做采办,再过半个月,我就要和交往4年多的女朋友结婚。

她叫孟贞,25岁是我的高中同学,虽然长的不是特别漂亮,但是活泼开朗的个性和167的身高,32C、26、33的身材,让她很受男孩子欢迎,那时候虽然我也很喜欢她,但是因为长的并不出众,而且我的个性也比较孤僻,所以和她的交流并不是很多。

毕业后,因为没有考上大学,所以我选择提前入伍,服完一年十个月的兵役后,和同学们也渐渐失去联系。

直到有一天下班,同事提议到PUB喝酒,遇见在那里上班的她,渐渐与她有了联络。

那时候她刚大学毕业,家里的生意出了状况(当时我并不知道孟贞家里的债务已经还完了),所以从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晚上就开始在PUB兼差了。

自从那天重新遇到她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去找她,在我契而不舍的追求下,她终于答应和我交往。

***

***

***

***

这一天我看没什么事,和经理打声招呼提前下班,准备带孟贞去看电影。

到了她公司后,发现她不在里面,问了她同事才知道,她和经理带客人去看房子,我便坐到她的位置拨了通电话给她,却进入语音信箱。

想了想后,我拨通她经理的电话,电话声响了好久才听到电话那头低沉的男声:“喂…哪位?”“老爸,是我啦,贞贞和你在一起吗?我打她电话都打不通。”没错,孟贞的经理是我老爸,她和我交往后不久,在我的坚持下,离开PUB,到我老爸的公司上班。

“嗯…可能手机没电了,她现在和客人去二楼看房间,你找她有什么事?我帮你转达给她。”“哦,也没什么事啦。只是今天提早下班,想和她去看电影。”一边和老爸讲电话,一边利用孟贞的电脑上网。

因为老爸的关系,孟贞在公司很快的便升到了主任,有专属的小隔间。

“今天不行,你提早下班了就早点回家去,晚上小贞她爸妈和你大姊都要到家里吃饭,讨论你们的婚礼。”电话里,传来老爸微带着喘气的声音,依稀还能听到远处断断续续的女声,只是太小声了听不清楚。

顺手点开孟贞电脑里“我的最爱”,无奈的回答道:“哦,知道了。我等一下回去,咦……”在孟贞“我的最爱”的菜单里,我发现好几个成人网站,不由感到惊讶。

“什么事!?”老爸好像很急很紧张。

“没…没什么。我等一下就回去了,你帮我跟贞贞说一声。”挂上电话,我点进一个国外的网站,也没注意是什么网站,反正单字我大概还懂几个,但是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进入网页后,发现居然是直接登入,心里坏坏的想道:

孟贞平时活泼外向,想不到连思想居然也这么开放。

瞄了一眼ID资料,哇塞!

居然是高级会员。

让我感叹孟贞真是身藏不露啊!!

点进主网页,我发现这是一个自拍网站,主画面上一个个框框里,各色人种都有,燕瘦环肥任你挑。

因为个人喜好,我点击进入一个亚洲女孩子的视窗。

画面转换之后,萤幕出现一个占了3/4位置的线上播放系统,抬头看了一下小隔间外面,从孟贞抽屉找出一个耳唛,戴上后点击观看。

那是一个穿着白底蓝背心,很像银行制服的清秀女孩子,一开始女孩子坐在办公桌后面,用耳唛讲着电话,讲得一口字正腔圆的北京腔,温柔的声音和语调,让人感觉很不错,这时,画面后方伸出一只手,拉扯女孩子的衣服;女孩子象征性的反抗几下后,顺从的边帮拿着摄影机的男子口交,边讲电话……

然后便是女孩子边讲电话边做爱的画面……

(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找看,Kid之前在SIS有看到过,不过好像不是自拍而是日本的A片,不知道主角看到的是不是同一个,呵呵……)

看完影片让我的心情悸动不已,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将里面的女主角换成孟贞,想象孟贞一边和自己讲着电话,一边让人从背后肏干着……

光是想象就让我兴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又点击了几个女孩子长的不错的视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刚准备关闭网页,忽然想看看孟贞有没有发表过主题,回到会员资料页,尝试点击了几个功能键后,终于找到了几篇孟贞发表的主题,不过都是英文我看不懂,随便选一个主题点击进去后,出现的画面让我顿时失神好久……

回过神后,匆匆的关闭网页,靠在椅背上想了片刻,移动滑鼠试图找到电脑里储存的档案。

终于找到一个藏在YAHOO即时通资料夹内的超大文件夹,我从背包拿出今天厂商送的500G随身硬碟,将整个档案复制后,将桌子稍微整理一下后,关掉电脑,心绪起伏不定的走出孟贞的公司。

契约游戏俱乐部 (一)

回到家里,和母亲、大姊打了个招呼,锁上房门,将整个人摔在床上,心里千头万绪乱成一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孟贞上来叫我下去吃饭,才从混乱的思绪里回神过来,打开房门,看到孟贞巧笑倩兮的脸庞,将本欲冲口而出的质问压抑了下去,对着孟贞笑了笑,到浴室冲了把脸,让孟贞挽着胳膊下楼去。

看着孟贞一脸幸福的样子,心里感到一阵迷惘。

晚餐在宾主尽欢下结束,除了我一脸疲惫的强笑外,对于未来的岳母的关心,被我用工作太累敷衍过去,在众人一阵叮咛之后,这个话题被带了过去。

由于双方长辈的要求,要用传统仪式举办婚礼,我对于这些一窍不通,让他们自己讨论后,便回到房间里,孟贞见我一副精神不阵的样子,担心的跟在我后面进房,轻轻的偎进我的怀里,柔声的问道:“小坏蛋,你今天怎么了,好像无精打采的,让人看了担心。”“没有啊,只是最近为了争取连假,工作太久有点累了。放心,明天就好了。”我轻轻抚着孟贞的头发安慰道。

“嗯,早跟你说过工作不要那么拼,如果真的不行就算了,我们可以将蜜月时间缩短呀。从现在开始到结婚那天,不准你再加班工作了。我会每天查你勤的。”孟贞皱着眉头不放心的说道说道。

“嗯,我答应你。”“看你这么无精打采的……”孟贞顿时换了一张脸,捉狭的看着我说道:“要不要我帮你提振精神呀。”一只小手隔着裤裆抚摸我的鸡巴,让裤子下裆印出我的鸡巴形状,另一只手在我不算结实的胸膛上画着圈。

若是在以前这时候,可能我已经忍不住将孟贞压在床上了,只是下午发现的东西实在让我太震撼了,到现在还让我无法释怀,也实在提不起兴趣。

看到孟贞一脸失望,我赶忙解释说今天太累了,所以没有兴致。

再说了一堆好话,才哄的孟贞高兴与岳父、岳母回去。

这一夜,我整晚反来覆去的难以成眠,最后还是忍不住打开电脑,点开文件夹,发现里面只有8、9个视频,其中有3个是我今天在网站看到孟贞发表的主题相同名称“Mask Party”,而20几个Power Point的简报夹里,以“Mask Party”为主题的也有7个。

选择其中“Mask Party I”的视频开启后,我发觉心脏突然跳的好快,脑子里一阵仿徨,有点害怕等一下会看到如自己猜想的画面,萤幕一阵漆黑后,突然间亮了起来……

***

***

***

***

影片的画质并不是很好,大概像是用VHS拍的吧。

萤幕里出现一栋占地不小的别墅,三个身穿晚礼服身材姣好的女人正走在通往别墅门口的大道上,一路上见到零零散散的几个戴着面具的人,同样的往别墅走去。

当三女走进别墅大门时,只见萤幕一黑……

看到萤幕里的画面突然变黑,我不由楞了一下,过了大概10秒,一个转场,画面上出现一个布置成西式宴会场所的大厅,影片刚开始出现的那三个女子已经不见了,大厅内大概2、30个人,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话,偶尔会听到几声女孩子的惊呼声。

画面随着摄影师四处转换,偶尔会有被摄影机拍到的带着面具的女人,拉下晚宴服的上衣让摄影师拍摄饱满的胸部,或者被摄影师掀起裙摆拍摄空无一物的下身。

经过了大概20分钟,大厅响起一段音乐,大厅里所有人都往中央楼梯上的小平台看去,然后往平台方向走去,画面突然一阵剧烈晃动后,固定在平台上站着的面具男子。

等到音乐声结束后,面具男子做势让大家安静后,就听到面具男子开口说道:“今天是俱乐部半年一次的聚会,也是一年一次招收新会员的日子,很高兴大家都能拨空来参加。今天通过会员资格的总共有13个人,其中有5位是美丽的女性,2位是未成年的可爱少女。根据俱乐部的规则和法律的规定,2位可爱的少女在成年前是不能参加俱乐部的公开聚会的,不然可能某些会员会来请我去吃牢饭的……”说到这里台下众人不禁莞尔一笑。

只是这面具男子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

过了一会儿,面具男子继续说道:“按照以往的惯例,今晚的聚会开始先介绍11位新会员,至于两位可爱的少女,大家可以到俱乐部网站去看她们的资料,能不能约出去就看各位男士的手段了,俱乐部是不干涉的。废话不多说,先来介绍第一位新会员,24岁的‘拨云见露’……”

主持人介绍11位新会员出场时,我看到了影片一开始出现的3名女子中其中一位,看来另外2个应该是老会员了。

而且我发现,主持人介绍的时候都是用网路上的昵称,没有一个是用真实姓名,看来这个俱乐部也懂得保护会员的隐私啊!

其中4位戴面具的女子和6位戴面具的男子在台上站成一列,向台下众人微微致意后就下台,台上留下第一位上台的女子,也就是影片一开始出现的3名女子的其中一位。

主持人开口说道:“根据规定今晚的新会员必须参加拍卖,拍卖所得的20%将成为俱乐部营运的资金。现在为大家介绍今晚的第一位拍卖品,24岁的‘拨云见露’,身高173,三围35D-26-36,据说年底结婚就要结婚了,只经历过2个男人,可以说还是一朵新鲜的花朵。接下来我们让她自我介袑……”“大家好,我是‘拨云见露’,很荣幸加入俱乐部这个大家庭,请各位叔叔伯伯要多加疼惜我哦。我的第一次是和我的妈妈,喔,我的妈妈就是大家都很熟悉的‘百合含露’。

那一天我的妈妈和父亲招待一位朋友,我一时好奇在门外偷看,被父亲发现后,父亲就让我进房内,后来我看到妈妈被两个男人肏的高潮不断,让我实在忍不住想亲身体验,在我的要求之下,父亲与他的朋友一起帮我开苞,那天可以说是我最愉快的回忆了。因为从那天起,我爱上了做爱的感觉,尤其是大阴茎插入阴户的感觉,真是太办了……”“听完了‘拨云见露’的自述,我想台下的各位男士已经蠢蠢欲动了,现在宣布拍卖的内容。‘拨云见露’单人7日契约,底价3万,每次叫价5千……”

台下有几个挺着大肚子面具男马上争先喊价,当价钱飙升到10万时,主持人又开口说道:“看来‘拨云见露’的魅力好像不够啊!你看是不是向大家展现一下,让大家感受一下你的魅力……”

只见台上“拨云见露”慢慢的褪下晚宴服,玲珑有致的胴体赤裸的展现在众人眼前,随着画面逐渐拉近,白领佳人缓缓的蹲下身子,最后画面定格在“白领佳人”打开呈120度的一双雪白的大腿之间,两只纤细的手指拨开粉嫩的阴唇,另一只手的中指在阴唇间的裂缝上轻轻的抠弄,嘴里发出:“嗯…啊…”的呻吟。

“拨云见露”的举动马上引起台下一阵的疯狂抬价,竞价持续了将近10分钟后,在“拨云见露”濒临高潮时,被一名身高约170,挺着啤酒肚,昵称“强强滚”的男子以23万成交。

镜头随着穿上衣服,脸上还带着高潮后的潮红的“拨云见露”来到“强强滚”身边,“强强滚”得意的向四周示意之后,一把搂住“拨云见露”的纤腰,就往一旁的沙发走去。

画面回到台上,拍卖持续进行,之后的10人也相继被拍卖出去,只是那6名男子几乎都是以最低价成交,价格最高的是一个昵称“那一瞬间的流水”的高瘦女子,成交价高达42万。

接着台上一段艳舞表演后,主持人再次上台:“嗯…接下来进行的是会员的自主拍卖,我想大家一定很期待今晚有哪位会员会上台来拍卖吧。

我先透露一点消息,今晚的自主拍卖,可以说是本俱乐部成立以来最大胆的一次。现在先介绍自主拍卖的第一位拍卖品,相信大家都不陌生,那就是我们俱乐部最漂亮性感的‘欲火玫瑰’。”随着主持人的介绍,从台下走上来一个穿着性感、身材火爆的红衣女子。

“告诉大家一个小道消息,这是我们烈焰玫瑰第三次参加自主交易,前两次都是一个月无限制契约,只是成交的人开始都只想一个人享受,嘿嘿……不过没几天就会被我们‘欲火玫瑰’榨的一乾二净,不得不向俱乐部的同好们求救……”话还没说完,就遭到身旁的“欲火玫瑰”娇嗔抗议。

“好了,话不多说,‘欲火玫瑰’无限制一个月契约,底价10万,每次叫价1万元……”

(后来我才知道,俱乐部里有分新人、自主和强制拍卖,新人拍卖是每一个新会员或原本未成年的会员,第一次参加公开聚会都要参与当拍卖品被拍卖,都是单人7日的契约,拍卖所得俱乐部拿20%;自主拍卖是会员主动参予让俱乐部当作拍卖品,契约内容及时间可以自行选择,拍卖所得俱乐部拿50%;强制拍卖是会员严重违反俱乐部规章,却不愿意被开除会籍,可以进行强制拍卖,契约内容及时间是情节而定,通常是三个月的无限制契约,拍卖所得俱乐部拿80%。

契约分单人、协议和无限制,单人是指在契约时间内,必须让得标者随传随到,但是限定只能得标者与其一对一性爱时,并不得影响其正常作息,不能做其他要求;协议是指在契约时间内其专属得标者一人,得标者可提出任何要求,但是要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无限制就是在契约时间里,在其认为不影响正常作息和伤害其身心的情况下,无条件满足得标者任何要求。

若契约时间内有一方违反,违反的一方必须赔偿另一方双倍的金钱,并开除会籍或强制拍卖,拍卖所得交给俱乐部后也将赔偿给另一方。

会员与会员之间可以私下联络,或约出来联谊,但是出了事俱乐部不负责,但是如果经由俱乐部拍卖的契约执行,出事会有人出面摆平,毕竟俱乐部会员里也是有不少高官,安全也有保障。

而且除了新人拍卖外,剩下的都可以在俱乐部网站登录拍卖的。

这种既有钱赚又安全的交易让不少女会员趋之若鹜。

为了怕有人财力雄厚,总包了所有拍卖,对于竞价的人却有限制,单独竞价是不限金额的,如果同时竞标两个以上,总金额不能超出150万,以拍卖结束时间为限。

比如某人以50万得标一次拍卖,还是可以竞标第2个,只是竞价金额不能超出100万。

假如某人同时在两个拍卖上都出价150万以上得标,其中一个8点结束,另一个9点结束,那这个人在8点之后就失去竞价资格,直到得到的契约结束。

第二个拍卖会由出价第2高的递补上去。)……

之后连续的几个拍卖,因为影片里的人都带着面具,让我看不出来孟贞是不是也参加了这个俱乐部,本来打算从这一段影片找到蛛丝马迹的想法,也没达成,不过没关系,还有几段视频和简报夹没看呢,我相信一定能从中找到答案。

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没想到这一段视频,居然长达4个多小时,看着继续播放在的画面,我准备关掉视窗,无意间看到画面右下角,一排灰白色的字体“1997 MAY 26 21:31:42”,天啊!

这…

这是9年前的影片,那时候孟贞才16岁,按刚才主持人说的话,就算孟贞当时加入了这个俱乐部,也会因为未成年而不会出现在这个聚会中吧。

看来这一系列的影片是没办法解决我的疑惑了,我决定将目标锁定在其他几个视频上,随手关掉视频,两道似曾相似的婀娜身影闪进我的眼里,接着萤幕一闪回到了Windows作业系统。

我打了个长长的喝欠,关了电脑,“乓…”的一声摔进了床里。

***

***

***

***

这几天为了在请婚假前将厂商搞定,几乎每天都陪厂商上酒店应酬,每次都醉醺醺的回家,也没时间去看孟贞那复制过来的视频。

中午急匆匆的赶回公司,请半天假,驱车来到中山路上的婚纱店,进到店里大姊已经等在那里了,却没看到孟贞和晓娟,问了大姊才知道,孟贞临时有客户要看房子,晓娟陪她去了,要晚一点才会到,大姊已经跟摄影师讲好了晚一点再拍。

忘了介绍大姊,大姊叫吴莉芳,大我7岁,这间婚纱店是姊夫张宇钧开的。

晓娟是孟贞大学的同学,比孟贞大1岁,也在老爸公司上班,长的非常漂亮,可能是眼光太高了吧,到现在还没男朋友,这次孟贞约她来当伴娘。

因为从早上一直忙到中午,所以到现在还没吃午餐,跟大姊打声招呼,便在附近找了个小吃摊点了碗面,切了些小菜,百无聊赖的坐在桌边等着。

忽然,我看到对面不远处的办公大楼里走出一对男女,状似亲热的互搂着上了一辆早已等在那里的高级轿车,让我的心脏砰砰的急剧跳动一下,正想拦车追去时,只见那辆轿车一个拐弯就消失在我眼里。

心里无奈,不由纳闷想道:

大姊不是说晓娟陪孟贞和客户去看房子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男的看起来有50几岁了,不太可能是她男朋友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跟大1姊说的不一样,是大姊帮着她们骗我,还是……

既然晓娟出现在这里,那孟贞呢?

拿起手机拨打了几次孟贞的号码,都听到话筒传来“对方没有回应”的系统声音,我的脑袋越想越乱,虽然努力控制,但是心里一直没办法平静下来。

随便的吃了几口面后,发觉突然没有了食欲,付完钱,施施然的走回婚纱店。

一直等到3点多,孟贞和晓娟才到。

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决定今天先将我的部份拍完,孟贞的部份等改天再找时间过来拍,反正是自家人的店,时间上好说。

一直到晚上8点,终于结束了任人摆布的困境,请孟贞她们吃过晚饭后,大姊顺路送孟贞和晓娟回家,我便自己一人开车回家。

因为和她们的车有一段路是同路,而且我也不急着回家,所以我慢慢的跟在大姊的车后头,直到过了大姊应该要转弯的路口,大姊的车仍然继续向前驶去,我不禁感到疑惑,大姊家和孟贞她们家是在同一个方向,而继续顺着这条路往前开去就要开到郊区去了,而且时间也不早了,大姊她们到底是要到哪里去呢?

联想到中午看到的画面,我决定跟着她们,心想等一下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车子出了市区,又往前开了10多分钟,大姊将车子开进了一家MOTEL,我跟在后面顺着MOTEL绕了一圈,回到门口柜台,让过一辆正要离开的车后,我要了她们进去的房间隔壁。

进到房间,我四处观察看看有没有办法看到隔壁房间,幸运的发现窗户外有一个种花的小平台,容纳一个人绰绰有余,在房门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打电话告诉柜台我想睡觉了,不需要任何服务,不要打电话来打扰后,打开窗户看了一下外面,因为是在郊区,房间后面有一大片空地,而且又是晚上,不怕被人看见,我小心翼翼的爬了过去。

契约游戏俱乐部 (二)

短短的距离,越接近窗户,我发现心跳的越快,心里五味杂陈,有一丝期待,一些的仿徨,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对于孟贞的出轨,我居然没有一点的气愤和难过,反而有刺激的感觉。

终于来到窗边,从这个角度看不到床上,但是对面一整片墙居然是一面大镜子,刚刚进来时我没注意到我的那间房里,是不是一样有这一面大镜子。

从镜子的反射倒影里,我看到大姊已经脱去上衣,穿着性感的蓝色内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边脱裤子边和趴在床上的晓娟聊天,却没看到孟贞。

从大姊与晓娟说话中的只字片语,我听出来她们正在等着什么人。

过了5分钟,浴室的门被用力的打开,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身上挂着一个像无尾熊一样四肢分开攀附在他身上的女人,从浴室走了出来,一边走女人一边呻吟,看背影与孟贞有七分相似。

我想,那女人应该就是孟贞了。

奇怪的是,当我看到那个应该是孟贞的女人被壮硕男人奸淫,我居然没有感到一丝的愤怒,反倒是我的鸡巴已经兴奋的硬了起来。

大姊看到两人从浴室走出来后,出声取笑两人:“唉呦!这么一点时间也等不及了。

我就想,怎么进了房间没看到人,只听到浴室里有水声。原来,你们已经等不及在浴室肏上了。”说完就在“孟贞”屁股上捏了一把。

那壮硕男人嘿嘿一笑,将“孟贞”放到八爪椅上,雪白的大腿悬放在八爪椅延伸出的两个扶手上,一边干一边喘着气说道:“今天憋了一整天,下午又在公司看李董在办公室里,把‘紫云’那骚货压在办公桌上狠干,早就忍不住了。”可惜“孟贞”的上半身被壮硕男人挡住了,从这个角度,我只能看到一对雪白的脚,随着壮硕男人的动作在晃动着。

趴在床上的晓娟听到壮硕男人的话,从床上跳起来嗔道:“你说谁是骚货啊!?谁叫你没本事拍到本小姐的契约,哼!

今天只是契约的第2天,说不定剩下来的28天,本小姐每天都会在你的面前让‘小强’玩弄呢!要不是以为你真的有把握拍到,老娘才不会去登录自主拍卖,还是无限制一个月的契约。”说到最后忍不住拧了壮硕男人的腰一下,壮硕男人吃痛一下用力过猛,狠狠的插了“孟贞”一下,屁股一阵用力收缩,跟着“孟贞”“啊……”的一个长声尖叫,双腿一下僵住,脚掌伸的笔直与小腿几乎成一直线,脚指用力的曲缩着,当壮硕男子拔出阴茎后,“孟贞”阴户流出一摊混着白浊液体的透明水渍,顺着八爪椅椅脚流到地面。

当壮硕男人离开后,我终于看到“孟贞”的脸了。

结果却让我吓了一跳,原来我一直以为是“孟贞”的女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我未来的岳母--李碧琴,我想不到年近50的岳母没有一丝老态,身材皮肤依然保养的那么好,光看背影会让人以为只有20几岁。

发觉被壮硕男人压在身下猛肏的女人不是孟贞后,让我松了一口气之余,不禁又感到有点遗憾,复杂的情绪连我自己都不太能理解。

只见岳母躺坐在八爪椅上,小嘴一张一闭的喘息着,口水沿着下巴流到丰满的胸部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大大的分开,挂在八爪椅延伸出的两个扶手上,阴户一张一合的吞吐着混合了精液的淫水。

大姊走过去用手指沾了一些阴户上的白浊液体,放到嘴里吸吮,调侃道:“‘啸天’,你刚才是不是鸡巴没洗干净呀!怎么精液有一股尿骚味,等一下别想让我帮你舔鸡巴。恶心死了。”

壮硕男子“啸天”一脸委屈的解释道:“哪能啊…我一来这就将全身上下洗的干干净净的了,你吃到的尿骚味,一定是‘红袖’被我干的连尿都出来了。不信你问‘红袖’,她和我一起洗的澡。”我现在大概搞清楚了,原来她们叫的都是昵称,难怪刚才壮硕男子“啸天”说“紫云”是骚货时,晓娟会跳出来辩解。

而岳母的昵称应该就是“红袖”了,只是不知道姊姊的昵称是什么?

正当两人你来我往的争论时,门铃声响起。

趴在床上看戏看的内裤都湿了的晓娟低呼一声,嗔了“啸天”一眼,走上前去开门。

因为视角有限,我看不清楚来人,只听到一个低沉男声高声的说道:“妈的,忘记叫‘啸天’来的时候顺便帮我开房,隔壁房间居然被人先开了。我放在隔壁暗柜的道具今晚不是能用了,本来想今天好好的招呼‘紫云’,让她明天下不了床,看来是行不通了。‘紫云’走吧,回咱们房间去。”喔!

没想到我的那间房里还有暗柜,等一下回房间要好好的检查一番,看看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就看见晓娟跑进来拿包包,对着房内三人吐了吐舌头,拍拍雄伟的胸部小声说道:“好险!真要让‘小强’用道具伺候我的话,明天我铁定下不了床……”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小强”越来越远的传来,“我要打电话叫会长和‘小号’他们过来。妈的,明天铁定要让这骚货下不了床……”

大姊用兴灾乐祸的表情看了晓娟一眼,调侃道:“呵呵……逃过了假鸡巴,却要面对好几只大鸡巴。

‘紫云’你今晚有得爽了,前几天‘百合’和‘随心’两个人联合还被会长肏的下不了床,光他一个就有得你受的,何况还要加上‘小号’的那只大鸡巴。

唉…要不是我和‘啸天’契约要到明天才结束,真想和你一起过去。”说完,大姊还一脸惋惜的样子。

咦!“百合”这个昵称好耳熟……,对了!

难道就是影片里那个“拨云见露”的妈妈“百合含露”?

难道……

嗯,有可能。

那“随心”又是谁呢?

脑子里将身边所有认识的女性想了一遍,还是得不出结论。

其实我知道,“随心”可能就是孟贞,只是想到自己的未婚妻被人压在身下猛干,不禁下意识的回避这个答案;却又很期待能亲眼看到孟贞被人压在身下狂肏的情形。

真是矛盾啊!

晓娟听完大姊的调侃,对着大姊扮了个鬼脸,再恶狠狠的瞪了啸天一眼,提着包包便走了出去。

经过这个插曲,啸天缓过气来,走到大姊身后,抱着大姊的柳腰,轻声说道:“‘小露’,今晚我们过去小强那里凑热闹怎么样,如果你愿意可以代替‘紫云’,让会长和‘小号’他们大锅肏。我也会让‘红袖’帮你们分担。”

大姊听完,呵呵一笑道:“呦……听到‘紫云’要被大锅肏,你心疼了。

怎么昨天你让‘红袖’和我在海边让人轮奸的时候,就一点也不心疼。让我去帮她,别说我不愿意,‘小强’应该也不会同意的。”

见啸天脸色难看,大姊连忙安慰道:“放心吧,‘紫云’身体没那么脆弱,被大锅肏一个晚上,休息个2、3天就会恢复的,俱乐部里的女会员哪一个没被这样肏过。而且有会长在,他最喜欢‘紫云’和‘随心’了,有他照看着,‘小强’是不敢太过分的。这次要不是‘紫云’让会长不要出价,哪轮的到‘小强’得标啊。”

说着说着大姊话锋一转,数落起“啸天”:“说起来还真是你的不对,要不是你贪心,想要将‘紫云’和‘红袖’一起拿下,哪会让‘小强’得到‘紫云’的契约。”说完拧了“啸天”的腰间软肉一把。

这时岳母也缓过气来,在一旁帮“啸天”开脱:“其实也不能怪‘啸天’,谁知道我的契约也能卖那么高的价强钱。要不是‘紫云’那丫头怂恿,我还不知道我的无限制契约这么抢手,早知道以前登录自主拍卖就不用协议契约了。”“呵呵…‘红袖’阿姨。

这你就想偏了,就是因为你没登录过无限制契约,所以才抢手,如果你常登录的话就没那么高的价钱了。

你看看‘玫瑰’就知道了。像‘随心’偶尔一次的协议契约都让人抢破头呢。”听到大姊的话,“啸天”也认同的点头称是。

“这孩子,都被会长和你‘金枪’叔叔宠坏了。要是被……发现,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了?”

听到这里我已经可以确定,“随心”就是孟贞、大姊就是视频上的“拨云见露”、妈妈自然就是“百合含露”了,在联想岳母刚才的话,那父亲应该就是那个会长,而岳父应该就是那个“金枪”了。

呵呵…

不知道岳父的昵称是不是叫做“金枪不倒”。

而我在影片里看到的三个女人,应该就是眼前的两位和妈妈了。

大姊听了叹一口气道:“唉…这件事以后再说吧。

‘啸天’,你刚刚满足了‘红袖’阿姨,现在既然缓过气了,是不是该来满足我了呢?昨天你不是说今天要带我去虎哥那里,该不会忘记了吧。”大姊妩媚的看着“啸天”。

“啸天”搂住大姊狠狠的在她的小嘴上啃了一口,“你这浪货,昨天5个人看来还不能让你满足。要知道虎哥那里的客人都如狼似虎,我可舍不得契约最后一天了,还让你去那里。”“你不是一直想看我的子宫被射满精液的样子吗?趁着今晚是契约的最后一晚,刚好满足你的愿望。”“如果你真的想去,那我们就走吧。不过‘红袖’你怎么办?那里可不适合你去。”啸天同意了大姊的提议后,问岳母道。

“没关系。我会打电话叫‘随心’来接我的。”“好了。不用担心红袖阿姨了,‘随心’就在附近逛,等一下就过来接‘红袖’阿姨了。不过等一下我要你……”

听到她们要走了,我也顺着原路退回房间,准备离开。

***

***

***

***

当我快到原来房间的窗户时,另一遍房间传来晓娟声音,“不要啊……你这样是违反俱乐部规则的,我有权利不接受。

啊……

放开我……

不要啊……呜呜呜呜……”

晓娟凄厉的呼喊声,让我的心里猛地一跳,心想:

该不会出事了吧!

顺着小平台到另一边房间的窗户边,偷偷往房间内看去,一看心叫不好。

房内,晓娟浑身赤裸地被绑在八爪椅上,嘴巴被一个常在A片中看到的SM球形物封住,发出“呜呜”的声音,脸上出现一抹不正常的潮红,身体一扭一扭的挣扎着。

下午看到的那名男子,应该就是小强了,正在房间内四个角落架设摄影机,一边狞笑,床边小几上摆着一支注射过的针筒和一个小玻璃瓶,显然小强是准备帮晓娟注射春药,床柱上绑着一只黑色的大狼狗,看那大狼狗躁动不安的样子,和下身怒昂的阴茎,不难猜到那只狗已经被注射了催情药。

小强架设完摄影机,来到床边坐下,狞笑着说道:“嘿嘿……九年前吴孟仁为了个小骚货,害的老子差点阳萎,老子等着报仇等了九年,只是俱乐部里的老家伙将他保护的太好了,让老子无从下手。

好不容易老子设计李啸天那个笨蛋,怂恿你登录拍卖,好名正言顺地接近你。

哼哼…

老子要让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一个身败名裂,将俱乐部从他手上抢过来。

呵呵…

到时候老子就可以呼风唤雨,当地下皇帝了。

嘿嘿…

等我帮你打了催情剂,药效发作了,我就让你和这只大狼狗来一段激烈的人兽大战。你放心我会将整个过程完完整整的拍摄下来,烧成光碟免费的派送,让大家欣赏你淫荡的样子。”

我一听心叫不好,这老小子心理变态,而且还准备对付老爸身边的人,那老妈、老姊和孟贞她们就危险了。

连忙掏出电话,向孟贞发了个:

SOS,XXXMOTEL,203后,将手机关机,继续观察房间里的情形,回头看了一眼大姊她们房间,发现房间灯已经熄了,显然大姊她们已经离开了。

我又观察一阵子,见房内只有小强一个人后,心里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回到原来的房间,将门锁打开后,将床前的台灯一把拉掉,拿着台灯小心翼翼地爬到隔壁房间窗户边,看到小强正站在八爪椅旁边,拿着针筒背对着窗户就要插进晓娟手臂。

时机稍纵即逝,我用力的将台灯往窗户一砸,“乓…”“碰…”台灯砸破窗户,飞进房间里,正好砸在小强的背上。

我连忙爬进房间里,狠狠的一脚踹在小强的肚子,然后捡起连在台灯上的电线将小强的双手牢牢的绑在床柱上,才解开晓娟身上的所有束缚。

晓娟一挣脱束缚,便一把将我扑倒在床上,一张柔嫩的樱唇贴上我的嘴唇,不等我有反应,一条滑腻湿润的香舌伸进我的口腔里四处舔动,与我的舌头热烈地交缠在一起。

一只温暖的小手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我的阴茎轻轻的套动,我伸手想要将晓娟推开,发现双手放的位置一阵饱满柔软的感觉。

晓娟分开与我纠缠的小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平常看你老实的样子,没想到你接吻的技巧这么好,看来小贞把你调教的不错。你的鸡巴居然比会长的还要粗长,难怪小贞巴着你不放,还不准我们打你的主意。”说完,滑下柔腻的身子,趴伏在我的大腿之间,将我的阴茎含进嘴里,我忍不住“喔…”的呻吟出来。

晓娟一边熟捻的吸吮我的阴茎,一边用娇媚的眼神盯着我,一双小手不停地在我的胸膛来回抚摸。

积压许久的欲望,在晓娟纯熟的技巧下,濒临爆发边缘,我忍不住用力的将晓娟的头压在身下,龟头狠狠的撞击进一个柔嫩的甬道,一阵强烈的酥麻快感,一股浓烈的精液,从马眼汹涌而出,射入晓娟的食道里。

“呕…咳咳……

差点憋死,你这家伙怎么那么粗鲁呀!又不是不帮你吃。”晓娟小脸憋的红红的,娇嗔的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连忙道歉,晓娟不依不饶的让我说了好几句道歉的话后,才开口说道:“算了原谅你了,不过……”这时一阵流行的音乐响起,是晓娟的手机响了。

晓娟看了眼来电显示,横了我一眼,接通来电,装着呜咽的声音,急声的说道:“吴伯伯……呜呜……

快来救我,小强……

他…

他…

呜……

要给我注射春药……

呜呜……

还……

还要让…

让…

让…

狗强奸我……

呜呜……

还说要拍成影片免费发送……

呜呜…

你快来啊……呜呜呜……”一边说,还一边用调皮的眼神看着我。

让我看了猛翻白眼,连忙示意她不要让老爸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后,心想老爸他们很快就会到了,得快闪人。

向晓娟示意后,连忙穿好衣服,拉上裤子拉链,就想要离开。

晓娟这时拉住我,用眼神示意我欠她一次,我连忙点头答应。

得到我的答复后,晓娟才松开我的手,眼神高兴地像偷吃了鸡的狐狸。

我回到原来的房间后,不敢停留,连忙下楼钻进车子里,开车回家。

这时我自以为只要孟贞和晓娟不说,父亲他们不会知道,没有想到,在小强的房间里我留下了破绽,还是很明显的那种。

***

***

***

***

回到家里,和母亲打了声招呼,钻进房里。

发现孟贞已经等在房内,一看到我,孟贞一把扑在我的身上,抱着我一直哭道:“对不起……对不起……”显然她已经猜到我跟踪在她们后面,从而看到了晓娟和岳母她们之间的事情了。

我连忙抱住孟贞微微颤动着的娇躯,轻声安慰,好一阵子才我才将孟贞安抚下来。

我抱着怀中还在轻轻啜泣的孟贞,在床边坐下听孟贞讲述所有事情的始末。

***

***

***

***

在孟贞高中时期,孟贞的父亲孟耀达和人合伙开了家公司,一开始一切顺利,公司业绩蒸蒸日上。

直到有一天,孟耀达发现合伙人侵占公款后,要求查公司的帐,合伙人发现事迹败露,卷款潜逃,留下一笔为数可观的债务。

后来孟耀达四处借钱碰壁,在妻子李碧琴的劝说下加入这个俱乐部,因而认识了当会长的吴孟仁,也就是我的父亲。

在父亲的斡旋介绍,还有李碧琴不停的自主拍卖下,孟耀达的公司虽然没能还清债务,但是也稍微缓过气来。

这件事被当时高二的孟贞知道后,不顾双亲的劝阻,和当时因为双亲调到国外,寄宿在姑姑李碧琴家的李晓娟,加入俱乐部,同时加入的还有我大姊吴莉芳,姊夫张宇钧是隔年才加入的,只是没想到买他新人拍卖的居然不是我想当然尔的姊姊,而是现在正在楼上享受电动阳具的晓娟,让我感到惊讶,原来晓娟18岁时就这么的彪悍啊。

因为那时孟贞急着赚钱帮助家里,所以昵称取了个比较煽情的名字,叫做“随心任欲起(任于骑)”;晓娟的昵称是“一剑入紫云”,嗯,果然彪悍;岳母叫“红袖盼郎入春闺”,这…

这…

岳母也太直接了吧;岳父的昵称不出我所料,真叫“金枪不倒妾娇啼”,果然是夫妻,昵称都是简洁有力,见字知意,不错,不错;老爸是会长昵称却简单平常,“老公务员”,简称“老公”,不愧是老爸,连昵称都想占人便宜;姊夫的昵称令我啼笑皆非,“我操人操偶”,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好词;大姊和妈妈的昵称我早猜到了。

不过经孟贞解释我才知道原来老妈根大姊的昵称也不简单啊!

大姊是“拨云见露(拨阴渐入)”;而老妈的“百合含露”,就要想一下才能了解,百合知道吧,但是老妈这个不是百合花的意思,是女性的阴户像上百个皱折迭合,简称“百合”,“百合含露”等于“阴户含露”懂了吧!

经过孟贞的解说我才知道,原来未成年会员只是不能参加公开的拍卖交易,但是私底下可以做类似援交性质的交易。

只是当时孟贞和晓娟比较幸运,被一个老会员看上,由老爸出面帮忙说合后,老会员帮两人开苞之后,还包养她们一阵子。

难怪当初我叫孟贞到老爸公司上班时,她表现的那么奇怪。

老爸的公司明面上是一家房屋仲介公司,私底下却是在经营这个俱乐部,当然偶而还是会有几件买卖成交。

公司里比较高价的豪华别墅,其实并不会真的卖掉,真正的用途是轮流举办聚会用的,偶尔也会租给会员办联谊。

难怪老爸不让我到他公司上班。

依照孟贞的转述,因为老爸认为我处事不够圆滑,容易钻牛角尖,所以并不准备将俱乐部的会长职务交接给我继承,也不让我接触到他们的另外一面。

自从知道我和孟贞在交往后,父亲也拒绝了孟贞提出的几次自主交易,因为他怕我知到真相后会想不开。

要不是因为俱乐部的会员想退出,必须征得其他十二位副会长同意,并且和他们各拥有一次免费的7天无限制契约,老爸早就让孟贞退出俱乐部了。

(俱乐部因为没有收会费,而且入会审核门槛比较高,又没做任何强制性要求,只要不是有接触过的会员,不一定会认识彼此,所以为了限制会员比例,才有这种不公平的规则)

接着孟贞问我怎么会跟在她们车后面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在她电脑里发现并复制档案的事老实的告诉她。

孟贞听完“嘻嘻…”的笑了起来,指了一下我房内已经被打开的电脑然后对我说:“我从在公司电脑里的档案,都是属于俱乐部的部份。很少有我的私人影片的,如果你答应我不生气。明天我就让你看我的视频,那些视频里,不是你平常看到的贞贞,而是网路上的‘随心任欲起’喔。”说到后来孟贞的脸色带着一点兴奋,看到我的脸色变差后,孟贞脸色变成有一点害怕、有一点期盼和一丝的哀求。

我看着孟贞期待又害怕的脸,在心里挣扎了一段时间,实在舍不得放弃孟贞,不由心软,紧紧地搂住孟贞,答应她了。

孟贞顿时高兴的亲了我嘴唇一下。

孟贞接下来告诉我,其实她在俱乐部里,除了刚加入时为了解决岳父的债务之外,之后都只是碍于俱乐部规定,才偶尔登录一次自主拍卖,大部分时间她都是帮忙我老爸处理俱乐部的一些事务而已。

之前好几次孟贞借口陪客人看房子,其实是去履行契约,偶尔应得标者要求,孟贞也会去参加他们的聚会,让他们当成奖品,在很多人面前用夸张的姿势狂肏猛干。

而今天被我撞破奸计的小强,本名叫李德强,昵称原来就是“强强滚”,那一年他买下大姊的新人拍卖,却不守规矩,将大姊绑住后和公司的高阶主管一起轮奸大姊,事后老爸很生气,找了几个会员里的大佬,派人将李德强和那个高阶主管打了一顿,还被老爸一脚踹在命根子上,据说找了好多医生,到现在才稍微有些起色。

老爸看他付出大笔的金钱赔偿,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便警告了他一下,让他保留俱乐部会籍。

之前因为老妈她们登录自主交易都是协议性质的,而且暗处都有人跟随,而小娟和孟贞又不常登录自主交易,所以让小强找不到机会报仇。

直到他发现李啸天和晓娟之间的暧昧关系后,才设计了这个局让晓娟掉进去,还好我当时跟踪在她们后面,才能及时救下晓娟。

孟贞说到这里时让我不禁感到脸红。

怀里的孟贞噗嗤一笑,轻打着我的胸膛说道:“你就偷着乐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平时见到晓娟你眼睛都不知道盯哪看呢。

我还会不知道你心里打什么主意?便宜你了,改天我找晓娟一起来伺候你,要知道我们很少有机会一起伺候一个人的呢。”说完惊觉说错话,连道歉。

我拍了拍她的头,“没关系,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不会再追究了。很晚了,我也累了。来,陪老公美美的睡一觉。”

躺到床上后,一浓浓的倦意涌了上来,朦胧间听到孟贞开口说道:“我知道你在公司有几个厂商搞不定,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找妈妈和大姊她们帮忙,这几家公司有我们认识的人。”

我并没有听清楚孟贞说了些什么,只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没有答话。

孟贞注视着我熟睡的脸,在我唇角吻了一下,在我怀里选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契约游戏俱乐部 (三)

早上醒来,感觉到怀里有东西,低头一看,孟贞一双晶亮的眼眸映入眼中,我轻轻的亲了孟贞的额头,道了声早安,起床换衣服准备上班。

孟贞拉住我,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边帮我整理衣领边说道:“昨晚我想了一整晚,觉得我瞒着你参加俱乐部这件事对你不公平,虽然你说你不介意,但是我感觉的到你对于这件事很不高兴。如果你真的那么在乎的话,可以提出分手,不要闷在心里,不要怪吴伯伯他们。”说完,一滴晶莹的泪水滴在了孟贞的小手上。

听完孟贞的话,我抓着孟贞的双手,表情严肃的说道:“昨晚我就说过我不介意,我感到不高兴,是因为你们串通起来瞒着我。你真的以为我是那种食古不化的老古板吗?”

看着孟贞梨雨带花的清秀脸庞,我放缓了语气:“其实说实话,那天在你的电脑看到那些影片时,我真的感到很生气。可是当我在影片里找不到你的身影时,我虽然松了一口气,可是却又感到有一点失落。

直到昨天,我跟着你们到汽车旅馆时,我感到非常的疑惑和不解。

当我从窗外看到啸天抱着当时被我误认为是你的岳母,从浴室走出来时,我承认有一些惊讶和愤怒,但是更多的,却是亲眼看到你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任意玩弄时的兴奋。一直以来我对于网路上小说描写的淫妻情节感到怀疑,但是直到昨天我才发现,虽然你们觉得我是个思想保守的人,但是骨子里我还是遗传了爸妈的血液。”

孟贞一脸惊讶的看着我,我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泪痕,“你知道吗?当你昨天说将展现你的另一面给我看时,我的心情马上就亢奋起来,恨不得马上看到你骚媚的引诱人干你,只是觉得面子说不过去,所以才掩饰着抱着你睡觉。只是没想到昨天真的太累了,一沾上床就睡着了。”我尴尬的骚了骚头,逗的孟贞笑的花枝乱颤。

一会儿,孟贞缓过气来,盯着我的眼睛问道:“你真的不介意我是个淫荡的女人,不介意我在和你结婚后,和别的男人,甚至是你的父亲上床?”“说实话,要真的说完全不介意是假的。但是,如果你能保证不瞒着我,和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我想我可以接受。

何况,我已经决定加入你们的俱乐部。想想真不甘心,自己的未婚妻加入俱乐部9年,不知道被多少会员享受过了,我现在才加入,吃亏了不少。”

孟贞听了我的话后,娇嗔的打了我的胸膛一下,“说什么呢,讲的那么难听,你真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女人吗?我自从加入俱乐部后,除了新人拍卖外,也只是登录过几次自主拍卖,而且最多也只是3天的协议契约。那有你说的那样不堪。”(昨晚孟贞详细的跟我讲解过俱乐部的规则了。)

看了看时间上班快来不及了,拍了拍孟贞的头,拿了公事包便出门。

身后传来孟贞的声音,“阿铭,你记得今天下午3点来XX饭店602房,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带着一丝疑惑,我坐进了我的车子出门,身后留下拉着一脸讶异的妈妈在说着什么的孟贞。

***

***

***

***

看着墙上的液晶时钟显示“PM02:36”,我收拾了一下办公桌,跟经理说要去找客户后,我驱车来到孟贞说的XX饭店,今天一整天一直不能专心,心里一直想着到底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想来想去得出的结论很多,但是没办法确定是哪一个,该不会是……

想着想着鸡巴就硬了。

进到饭店大厅,跟柜台说要找602号房的客人后,柜台小姐直接递给我钥匙,告诉我说订房的客人让我直接进去。

满头雾水的来到602房,发觉整层楼只有2间房间,左右看了一下,在将耳朵贴在房门听了一会儿,也没发现什么,只好拿出钥匙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

小心翼翼进到房里,看到一个豪华的大厅,另外还有3个门分别通往厨房和2间房间,还有一个悬转楼梯通往小阁楼,我在一楼四处看了一下发觉房内没人,回到大厅沙发上坐下,不禁感到疑惑。

忽然正对着沙发的壁炉向两边缓缓分开,墙上出现一面巨大的玻璃,玻璃的那一边是另一个房间的大厅,玻璃的左边有4个萤幕,我看了一下猜想应该分别应对隔壁的厨房、2个房间和阁楼。

透过玻璃我看到隔壁房间的大厅沙发上,两具上衣已经被褪到乳房下方的半裸女体,各侧坐在一个男人腿上热吻,另外有2个男人趴在两具女体胸前吸吮着两女的乳房。

其中一个女的看衣服样式,我就知道是大姊,另一个女人虽然看不到脸,但是让我感觉很熟悉,但是我能确定不是孟贞,因为她的乳房比孟贞大,却没有孟贞的坚挺。

这时一具柔软的身体依偎进我的怀里。

嗯,有点熟悉的香味,但是我肯定不是孟贞,往怀里一看,却是晓娟环着我的腰,侧坐在我的腿上,好奇地透过玻璃看着隔壁的景象。

忽然,从我的身后伸出一对小手,轻柔的解着我的衬衫钮扣,探进里面抚摸我不算结实的胸膛,一张柔润的小嘴,吸啜着我的耳垂。

只见晓娟回头向我身后的人开口问道:“怎么我不知道这里有这东西。完了,之前常和人来这里玩,一定都被看光了。

天啊!吃亏了。”

孟贞的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不用担心,这间房间,除了俱乐部的会长和几个副会长有使用的权限外,其他人是不能使用的,今天还是我和会长一起过来,我们现在才能在这里的。”

听到孟贞和老爸一起来的,晓娟担心的看了我一会儿,看我没做出什么反应,“喔”了一声,“那会长呢?怎么没看见他。”“他要去收拾某人留下的烂摊子。”孟贞轻吻了我的脸颊一下,“听说,昨天某人被打了超量的春药,在汽车旅馆里想要鸡奸一只狼狗,被狼狗咬伤了,反被狼狗给……嘻嘻……

会长就是去处理这件事,几个副会长也很生气呢,要不是现场有录影的证据,你的麻烦就大了。

‘啸天’知道消息后可是很生气,还放出话来要让小强彻底的消失呢。

‘铁马’副会长也放话让‘啸天’放手去做,顺便杀鸡儆猴一番。

怎么你不知道吗?可怜的小强,偷鸡不着蚀把米,这次可能把命也给搭进去了。”孟贞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晓娟。

该死,我怎么忘了把那4台摄影机的带子拿走,我尴尬的装做专心看着隔壁大厅,只是隔壁大厅已经空无一人,同时我从其中一个房间的萤幕,看到大姊在床上被三个男人前后夹攻。

另一个女人双手扶住床沿,也扶着床沿被人从后面插干着。

晓娟闹红了脸,辩驳道:“我……我怎么会知道,啸天放不放话关我什么事。如果是阿铭站出来帮我主持公道,我一定以身相许。”紧了紧环住我的腰部的小手,丰满的屁股在我的腿上磨蹭了一下。

“我看不用阿铭帮你,你自己就会贴上来了。听说影片里面还有一段很精采口交画面……”

听到孟贞提起这个尴尬的话题,我赶紧开口问道:“咳咳……对了,孟贞,怎么你在这里,我还以为……”

孟贞狠狠的咬了我耳垂一下,娇嗔的说道:“怎么我不能在这里,你以为,你以为我让你来是要让你看我怎么被人肏的是吧。好啊!我现在就过去隔壁代替叶阿姨和大姊,你想看,我就让你看个够。”说完,抽出衬衫里的手,作势就要离开。

我连忙拉住她的小手,道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不起啦。我是想说,我以为你找我来,是想让我看你以前的影片。没别的意思。”顿了一下,我大声的说道:“你说隔壁的是我妈妈。”我一把站了起来,差点将怀里的晓娟摔到地上,还好她及时将脚放到地上。

不过,这样让我们的姿势更加显得尴尬。

因为,她的小脸刚好贴在我鸡巴的位置上。

孟贞见我这么大的反应,急忙解释道:“当然不是了,伯母跟‘啸天’的契约还没结束,怎么可能有时间会来陪他们。隔壁的是叶雪芬叶阿姨(我老妈也姓叶,叫叶英华),这次为了帮你忙我特地请她来帮忙的。”说完,从皮包里拿出三张合约,竟然是那三家特别难搞的厂商,以超低价格提供我们公司这次周年庆的商品合约。

我惊讶的看着孟贞,孟贞一副委屈的表情,“我昨天晚上就跟你说过了,要找大姊她们帮你搞定这几家公司了,当时你答应了。现在却要来怪我。哼……”

我记起来了,昨晚睡觉的时候,孟贞好像跟我说过,只是我那时候困的要命,也没听清楚,随口回了她一句,就睡着了。

我连忙讨好的侧搂着孟贞(晓娟还贴在我的跨下,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就是不站起来),轻声安抚几句。

我的跨下忽然一凉,我感觉到鸡巴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握住,接着被送入一张湿滑的小嘴里,熟悉的感觉让我知道,是晓娟在帮我口交。

看到我脸色变的尴尬,孟贞低头看去,调侃道:“看来晓娟这小骚货,是喜欢上你的大鸡巴了,居然主动帮你口交。之前就算是吴伯伯和啸天他们,都不见她主动帮他们口交呢。看来以后不用契约,晓娟都愿意让你肏。”

晓娟斜眼白了孟贞一眼,抽出我的鸡巴回击,“是啊,我就是喜欢上阿铭的鸡巴,不如你把他让给我怎么样?”说完,示威似的亲了我的龟头一下。

“好啊,只要阿铭同意,我就把他让给你。只是我怕有人会很伤心的。”“哼…本小姐高兴喜欢谁,就喜欢谁。

关别人什么事。不会是你舍不得吧。”“你喜欢就让你和他在这里玩个够,我还有事先走了,不在这里碍事了。”

听到孟贞要走,我以为她生气了,急忙拉住她。

“别担心,我没生气。本来今天找晓娟来,就是要让她陪你的。

我是答应叶阿姨要去帮她接女儿放学,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再不去我怕会来不及。我接完叶阿姨的女儿就回来陪你,如果你还没被这狐狸精榨干的话。”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叶雪芬叶阿姨之前有来过我们家几次,我记得她以前好像是小有名气的演员,23岁的时候嫁入豪门,在家相夫教子。

前一阵子看报纸,说是离婚了,要复出演戏。

今年才40出头,有一对儿女,19岁的儿子给了丈夫,18岁的女儿跟着她。

难怪她的身材我会那么熟悉,原来是在报纸上看到过。

只是没想到她也是俱乐部的会员之一。

忽然我感到龟头一阵剧痛。

原来,晓娟看我居然在她帮我口交的时候出神,用牙齿轻轻的啮了龟头一下。

见我用无辜的眼神看她,得意的瞟了我一眼,站起身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吹气如兰的说道:“坏家伙,和我做爱的时候居然走神。罚你伺候我小妹妹。”牵着我的手伸入已经解开钮扣和拉链的牛仔裤,放在湿透的丝质丁字裤上。

美人要求,我当然求之不得。

用另一只手搂住晓娟,吻向晓娟的双唇。

伸入晓娟裤子里的手,隔着丁字裤抠弄着阴唇。

晓娟顿时双脚一软,压着我倒向沙发。

一阵长长的热吻之后,我翻身将晓娟压在身下,脱去晓娟的T-Shirt,这骚货,居然没穿内衣。

我从晓娟的额头、鼻子、嘴巴,顺着晓娟圆润的下巴,一路亲吻下来,然后攀上晓娟35D的豪乳,吸吮晓娟的乳头,用手指揉捻着另一边的乳头。

晓娟像是受到刺激紧紧的抱住我的头,上身用力的弓了起来。

等晓娟稍微放松后,我顺着她美好的曲线往下吻,在轻吻到肚脐时,又引起晓娟的一阵反应。

接着,我脱去晓娟的紧身牛仔裤,隔着已经被淫水湿透了的半透明丁字裤,用舌头顺着阴唇缝隙的轮廓舔动。

晓娟猛地挺起下身,一双修长的美腿弓起僵直着,将屁股抬的高高,嘴里一声长长的呻吟,本来就湿透了的丁字裤,一股淫水沿着屁股的曲线,流进股沟,顺着脊椎流到晓娟背部的沙发上。

我脱去晓娟湿透的丁字裤,用食、中两指插进晓娟的阴道抽动,用舌尖不停舔弄着阴唇内肿胀的阴核,强烈的刺激让晓娟的阴户又流出一滩淫水。

我抽出手指,分开晓娟湿润的阴唇,将舌头插进晓娟的阴道里,卷吸着晓娟阴户里香甜的蜜汁,发出啾啾的声音。

“喔……太棒了……

阿铭……

你的舌头好厉害…

舔的我好爽……

啊…

啊……

我忍不住了…

阿铭…

干我……

快用你的大鸡巴干我…啊……”

阴户被我这样的舔弄,晓娟不断喘着粗气,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屁股不断的上下挺动,一双小手握住丰乳不停的揉捏。

接着又是一声长长的呻吟,晓娟屁股抬高后,狠狠跌回沙发上,一股半透明的白色液体从阴道里流出。

等晓娟缓过气来,我将她雪白修长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握着鸡巴对准阴户口狠狠的插了进去。

“哦…好大……

阿铭你的鸡巴快把我的小屄撑破了……

终于让你的大鸡巴插进来了……

好爽啊……

真忌妒贞贞可以被你的大鸡巴干…

哦……

再来…

用力……啊……”

我感觉到晓娟阴道里的皱折紧紧地包围着鸡巴,用力的夹吸着,让我感到无比的爽快。

“噢…晓娟……

你的小屄也很棒…

哦…

真紧……

夹的我好爽…

我早就想干你了…

只是怕贞贞生气…

喔……

不行了…

吸的我太爽了…哦……”我的手抓着晓娟的一对豪乳不停的揉捏着,拇指和食指夹着乳头不停的掐捏。

晓娟不停的挺动屁股,配合着我的抽插,小手按在我的手背上揉捏着丰满的乳房,嘴里不停的浪叫:“啊……干死我了……

用力插…

噢……

阿铭…

我爱死你了……

天啊…

太美了……

以后我都要让你干……喔……”

看到平时作风大胆火辣、性感撩人的晓娟,浪起来居然也是这么风骚火辣、这么淫荡,我忍不住加大抽送的力道,直把晓娟干得死去活来的。

“哦……不行…

要来了……

啊呀…

就是这样…

用力…

对……

阿铭…

你真是太厉害了……

不行了……

来了…

我要来了……

啊…啊……”晓娟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把我抱住,阴道一阵猛烈的收缩夹吸。

“喔……不行了……

我快受不了了……

夹的真紧…

晓娟…

喔……

吸的这么用力…

哦…

晓娟…

我受不了了……要射了……”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我的脊椎涌了上来,龟头一阵膨胀,马眼一阵让人舒爽的电流感,让我的身体一阵颤栗。

接着我一阵哆嗦,阴囊剧烈抽动,将鸡巴深深的插入晓娟的阴道,龟头突进了子宫口,一股浓浓的精液朝子宫深处射出。

“啊……射进来……

快…

快…

射进来……

啊……

把你的精液射进我的子宫……

啊…

我也来了…啊……”

受到火热的精液冲击,晓娟阴道一阵剧烈地蠕动,一股灼热的水流涌出,包围了我的龟头,晓娟也兴奋的达到高潮,喷洒出爱液和精液交融在一起。

射精之后,仿佛全身的力气,随着精液射出体外,我趴在晓娟身上,闻着她嘴里吐出散发着动情的淫靡甜香,我忍不住又紧紧的吻住晓娟的双唇,与她唇舌交缠。

直到快喘不过气来,我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晓娟的双唇。

拔出变得疲软的鸡巴,一股混杂着浓白精液的半透明液体从晓娟的体内流出,滴在沙发上。

我将晓娟搂进怀里,坐在沙发上看着墙上的萤幕,隔壁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结束混战,只看到大姊和叶阿姨两个人,一个双腿曲弓着大大的分开,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息;一个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翘着,身体一抖一抖的颤栗着。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门被打开,孟贞带着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漂亮女孩走了进来。

我连忙拿着丢在一旁的衬衫,遮住我和晓娟的下体。

孟贞嘻嘻一笑,让女孩自己进房间后,走过来调侃道:“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我以为你们会大战三百回合呢。怎么样,晓娟,阿铭的大鸡巴干的你爽不爽啊?阿铭,晓娟的小屄干起来是不是很爽啊?”

我避开了这个尴尬的问题,边穿裤子,边皱着眉问孟贞道:“你怎么把叶阿姨的女儿带到这里来了,也不打电话通知一声,你看这样多尴尬。”

孟贞呵呵一笑,“不用害羞,小琪早就习惯了。我没跟你说过她和叶阿姨是同时加入俱乐部的吗?

你别小看她,她可是玩的比我和晓娟凶,几乎每次登录拍卖都是无限制契约。她只是过来换个衣服,等一下虎哥会过来接她和叶阿姨的。”

听到虎哥的名字,晓娟不由吓了一跳,问孟贞道:“怎么小琪的契约被虎哥得到了?”

孟贞笑了笑,摇摇头,“没有,叶阿姨和小琪最近因为要复出的事,没敢登录拍卖。是虎哥今晚要介绍一个国外回来的导演给叶阿姨认识,顺便让小琪看看有没有机会。不然老是靠登录拍卖的钱过活也不是办法。”

我听的出孟贞和晓娟对虎哥有一点害怕,不由好奇问道:“你们说的虎哥是